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六)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美食小甜文!

#欢迎评论!

#文州:药丸,被少天看光光了……

——

现在的住宅小区建的都非常人性化,从停车场到门口一路上都有方便轮椅通过的通道。黄少天推着喻文州,喻文州腿上放着带给黄妈妈的饼干和蛋糕。

到了家门口,黄少天敲了好几下门都没动静,想着妈妈应该是在厨房,就掏出自己的钥匙来开。

“妈,我们回来了。”黄少天冲着厨房喊了一声儿。

黄妈妈从厨房出来:“文州来了啊,你们先洗手,饭马上好。呦,还带什么东西啊。”

“妈,这都是文州自己做的!”黄少天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黄妈妈非常开心“真是幸苦文州了,阿姨做了好多好吃的,一会儿可要多吃点儿啊。”

“阿姨,一点儿心意而已,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您做饭招待才是辛苦了。”喻文州微笑。

二人洗手上桌,喻文州轮椅有些低了,黄少天扶他换到椅子上。黄妈妈先给二人盛了碗鱼头豆腐汤,乳白色香浓的鱼汤配上卤水豆腐玉子菇,一口下肚,喻文州不自觉赞叹一句:“很鲜,很好喝。”

喻文州是真的喜欢这个鱼汤,黄妈妈看他一碗汤要见底儿又给他盛了一碗:“别光喝汤啊,吃菜,吃肉。”夹了一块白切鸡放入喻文州盘中。

喻文州赶紧道谢:“谢谢阿姨,您吃您的,我自己夹就好。”

白切鸡,鱼香茄子煲,蚝油生菜,菠萝咕噜肉。黄妈妈这桌做的都是些家常菜,但道道做的精细,味道远胜酒楼,喻文州很给面子的吃了很多。

黄少天也给喻文州夹了块茄子“文州,今天我可是跟着你享福了,这么多好吃的。妈,你这饭做的确实好,我从来没见过文州吃这么多。”

这可把黄妈妈高兴坏了:“文州喜欢就好,以后常来啊,你下次想吃什么提前说阿姨给你准备。”

“就是就是,我妈会做可多菜了,文州你常来我还能改善改善伙食。”黄少天复合。

“臭小子,说到我好像平时虐待你了似的,不给你了,文州你吃。”黄妈妈本来给黄少天夹了块肉,筷头一转,放入喻文州盘中。

“哈哈,少天要吗?”夹起肉晃了晃,黄少天点头,喻文州一口放进嘴里“嗯,好吃,谢谢阿姨。”

“你们两个一起欺负我!”黄少天炸毛,惹得黄妈妈喻文州一通大笑。

他们一起聊聊趣事,开开玩笑,自己有多久没有这般感受过家庭日常生活的温暖呢?喻文州也记不清了。

饭后喻文州说要帮忙收拾,黄少天不让,故意说他只能添乱,一把把人抱到沙发上坐下。黄少天帮妈妈收拾好碗筷来到客厅时正看到喻文州扶着沙发靠背慢慢走着。

“文州你要什么吗?我帮你拿。”

“没事儿,吃多了撑着了,我活动活动。”

喻文州的情况黄少天都对妈妈说过了,黄妈妈看到他慢慢走动只是叮嘱他小心点别摔倒了,让黄少天看着点。

喻文州走路并不轻松,黄少天看他额头见汗,就让他停下来歇歇吃些水果。

“我不坐了,我该回去了,今晚真是打扰了,谢谢阿姨,谢谢少天,我今天真的很开心,你们也早点休息。”

黄妈妈赶紧挽留:“这么晚了回去多不方便啊,房间都收拾好了,床单被罩都是新换的,就在这儿住吧。”

喻文州推辞:“阿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回去吧,我在这里,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回去才不方便呢。”黄少天插嘴。

“少天……”喻文州垂下眼帘。

黄少天看他这副样子,也不想逼他:“妈既然这样,咱也不强求文州了,我送文州回去吧。”

“少天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这么晚你就别跑了,我自己能开车。”

喻文州想拿车钥匙被黄少天一把抢过,一想他自己艰难上下车还要收起轮椅就来气了:“你要怎么开车,上下车摔着了怎么办,这么晚了你要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要么我送你回去,要么就住这儿,选一个。”

喻文州看出黄少天生气了,喻文州多么聪敏的人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他实在是不能麻烦黄少天再跑一趟送他回家了:“唉,少天,你不要生气,我住下便是了,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谢谢。”

黄妈妈开口:“好啦,别客气了,你们早早洗洗睡吧。”

黄少天带喻文州进了浴室:“我看你刚出汗了,洗个澡吧。”黄少天知道他在犹豫衣服的事情:“咱俩身高差不多,你要不嫌弃,的衣服借你。”

“那谢谢少天了!”

黄少天拿来衣服放好,知他站着不方便,帮他放好浴缸里的水,仔细叮嘱他千万小心滑,才肯出去。

喻文州小心翼翼扶墙跨进浴缸慢慢坐下,热水打开了全身的毛孔,他感到浑身轻松,他觉得跑了有一会儿了,听到黄少天在外面敲门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应了一声想着起来算了。

热气蒸的他有些晕乎,池子旁的香皂不知何时掉进水里,喻文州起身的时候不注意踩了个正着。黄少天正准备离开只听得房内水声大作伴着一声闷响,唤了几声没人应,情急之下推门而入。

喻文州膝盖磕到缸底,前额碰到缸沿,此时正捂着前额一脸迷茫的看着进来的黄少天。黄少天忙把人从水中捞出来让做到提前准备在浴室里的凳子上。

黄少天边拿毛巾帮他擦便问:“没事儿吧,磕到哪了?”

喻文州夺过毛巾:“没事,少天你先出去,我自己擦。”

“文州……”

“出去。”语气坚定严肃。

刚刚情急没注意,现在放下毛巾,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身上有好多伤疤,喻文州一定是不想让自己看到,黄少天没说话退出浴室。

等喻文州穿好衣服出来时黄少天正在沙发上坐着等他;轮椅就在门前放着。喻文州到了黄少天跟前才看清他手中的云南白药。

“你刚是不是磕到额头了,我给你喷点药,再冰敷一下,不然会肿。”伸手要撩起喻文州的刘海。

喻文州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然后控制住自己,自己撩开额前刘海。

“已经有点肿了,闭眼。”黄少天一手遮住喻文州眼睛一手帮他喷药,喷好药递给他一个冰袋让他用手扶着,又卷起他的裤腿给他的膝盖喷药。

喻文州看他不言语只是手下干话,叹了口气:“少天,谢谢。”

黄少天点头,抬头朝他笑:“不客气。”

黄少天在等,等喻文州真正愿意自己说出所有的那一天,他不愿逼迫,在此之前,他不会多问一句话。喻文州也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黄少天关于他的秘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