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六)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美食小甜文!

#欢迎评论!

#文州:药丸,被少天看光光了……

——

现在的住宅小区建的都非常人性化,从停车场到门口一路上都有方便轮椅通过的通道。黄少天推着喻文州,喻文州腿上放着带给黄妈妈的饼干和蛋糕。

到了家门口,黄少天敲了好几下门都没动静,想着妈妈应该是在厨房,就掏出自己的钥匙来开。

“妈,我们回来了。”黄少天冲着厨房喊了一声儿。

黄妈妈从厨房出来:“文州来了啊,你们先洗手,饭马上好。呦,还带什么东西啊。”

“妈,这都是文州自己做的!”黄少天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黄妈妈非常开心“真是幸苦文州了,阿姨做了好多好吃的,一会儿可要多吃点儿啊。”

“阿姨,一点儿心意而已,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欢,您做饭招待才是辛苦了。”喻文州微笑。

二人洗手上桌,喻文州轮椅有些低了,黄少天扶他换到椅子上。黄妈妈先给二人盛了碗鱼头豆腐汤,乳白色香浓的鱼汤配上卤水豆腐玉子菇,一口下肚,喻文州不自觉赞叹一句:“很鲜,很好喝。”

喻文州是真的喜欢这个鱼汤,黄妈妈看他一碗汤要见底儿又给他盛了一碗:“别光喝汤啊,吃菜,吃肉。”夹了一块白切鸡放入喻文州盘中。

喻文州赶紧道谢:“谢谢阿姨,您吃您的,我自己夹就好。”

白切鸡,鱼香茄子煲,蚝油生菜,菠萝咕噜肉。黄妈妈这桌做的都是些家常菜,但道道做的精细,味道远胜酒楼,喻文州很给面子的吃了很多。

黄少天也给喻文州夹了块茄子“文州,今天我可是跟着你享福了,这么多好吃的。妈,你这饭做的确实好,我从来没见过文州吃这么多。”

这可把黄妈妈高兴坏了:“文州喜欢就好,以后常来啊,你下次想吃什么提前说阿姨给你准备。”

“就是就是,我妈会做可多菜了,文州你常来我还能改善改善伙食。”黄少天复合。

“臭小子,说到我好像平时虐待你了似的,不给你了,文州你吃。”黄妈妈本来给黄少天夹了块肉,筷头一转,放入喻文州盘中。

“哈哈,少天要吗?”夹起肉晃了晃,黄少天点头,喻文州一口放进嘴里“嗯,好吃,谢谢阿姨。”

“你们两个一起欺负我!”黄少天炸毛,惹得黄妈妈喻文州一通大笑。

他们一起聊聊趣事,开开玩笑,自己有多久没有这般感受过家庭日常生活的温暖呢?喻文州也记不清了。

饭后喻文州说要帮忙收拾,黄少天不让,故意说他只能添乱,一把把人抱到沙发上坐下。黄少天帮妈妈收拾好碗筷来到客厅时正看到喻文州扶着沙发靠背慢慢走着。

“文州你要什么吗?我帮你拿。”

“没事儿,吃多了撑着了,我活动活动。”

喻文州的情况黄少天都对妈妈说过了,黄妈妈看到他妈妈走动只是叮嘱他小心点别摔倒了,让黄少天看着点。

喻文州走路并不轻松,黄少天看他额头见汗,就让他停下来歇歇吃些水果。

“我不坐了,我该回去了,今晚真是打扰了,谢谢阿姨,谢谢少天,我今天真的很开心,你们也早点休息。”

黄妈妈赶紧挽留:“这么晚了回去多不方便啊,房间都收拾好了,床单被罩都是新换的,就在这儿住吧。”

喻文州推辞:“阿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回去吧,我在这里,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回去才不方便呢。”黄少天插嘴。

“少天……”喻文州垂下眼帘。

黄少天看他这副样子,也不想逼他:“妈既然这样,咱也不强求文州了,我送文州回去吧。”

“少天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这么晚你就别跑了,我自己能开车。”

喻文州想拿车钥匙被黄少天一把抢过,一想他自己艰难上下车还要收起轮椅就来气了:“你要怎么开车,上下车摔着了怎么办,这么晚了你要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要么我送你回去,要么就住这儿,选一个。”

喻文州看出黄少天生气了,喻文州多么聪敏的人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他实在是不能麻烦黄少天再跑一趟送他回家了:“唉,少天,你不要生气,我住下便是了,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谢谢。”

黄妈妈开口:“好啦,别客气了,你们早早洗洗睡吧。”

黄少天带喻文州进了浴室:“我看你刚出汗了,洗个澡吧。”黄少天知道他在犹豫衣服的事情:“咱俩身高差不多,你要不嫌弃,的衣服借你。”

“那谢谢少天了!”

黄少天拿来衣服放好,知他站着不方便,帮他放好浴缸里的水,仔细叮嘱他千万小心滑,才肯出去。

喻文州小心翼翼扶墙跨进浴缸慢慢坐下,热水打开了全身的毛孔,他感到浑身轻松,他觉得跑了有一会儿了,听到黄少天在外面敲门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应了一声想着起来算了。

热气蒸的他有些晕乎,池子旁的香皂不知何时掉进水里,喻文州起身的时候不注意踩了个正着。黄少天正准备离开只听得房内水声大作伴着一声闷响,唤了几声没人应,情急之下推门而入。

喻文州膝盖磕到缸底,前额碰到缸沿,此时正捂着前额一脸迷茫的看着进来的黄少天。黄少天忙把人从水中捞出来让做到提前准备在浴室里的凳子上。

黄少天边拿毛巾帮他擦便问:“没事儿吧,磕到哪了?”

喻文州夺过毛巾:“没事,少天你先出去,我自己擦。”

“文州……”

“出去。”语气坚定严肃。

刚刚情急没注意,现在放下毛巾,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身上有好多伤疤,喻文州一定是不想让自己看到,黄少天没说话退出浴室。

等喻文州穿好衣服出来时黄少天正在沙发上坐着等他;轮椅就在门前放着。喻文州到了黄少天跟前才看清他手中的云南白药。

“你刚是不是磕到额头了,我给你喷点药,再冰敷一下,不然会肿。”伸手要撩起喻文州的刘海。

喻文州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然后控制住自己,自己撩开额前刘海。

“已经有点肿了,闭眼。”黄少天一手遮住喻文州眼睛一手帮他喷药,喷好药递给他一个冰袋让他用手扶着,又卷起他的裤腿给他的膝盖喷药。

喻文州看他不言语只是手下干话,叹了口气:“少天,谢谢。”

黄少天点头,抬头朝他笑:“不客气。”

黄少天在等,等喻文州真正愿意自己说出所有的那一天,他不愿逼迫,在此之前,他不会多问一句话。喻文州也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黄少天关于他的秘密

【喻黄】The Blue Rain(五)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一篇美食文,嗯!

#欢迎评论!

——

黄妈妈发现件怪事!黄少天最近非常积极跟自己学习做饭还主动做给自己吃让自己尝味道“不寻常,很不寻常,绝对有问题!”黄妈妈琢磨着。

“少天,你跟妈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黄妈妈拉住黄少天问他。

“什么呀,什么呀!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文州身体不好,做饭不是很方便,最近天气热胃口也不好,饭不好好吃,整个人瘦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就想着给他做点儿带过去或者在店里做给他,就当练厨艺嘛,也没什么坏处。”

黄妈妈觉得很对“嗯,你什么都不会文州还肯收你当店员,还那么认真的教你,你确实应该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好好做啊,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别乱放东西给人文州吃坏了。”

“妈您放心,我自己做饭也没见你担心吃出什么问题啊,而且我哪有什么都不会。”黄少天夹好最后一个三明治,装在纸袋里,拎了保温桶出门“妈,你的我给你放餐桌上了,你收拾好了来吃,我先走了,文州还等着呢。”

“你快走吧,别让人等急了。”

黄少天其实走的非常早,他到时喻文州才刚开了店门“少天这么早。”

“这不是怕你饿着了吗!”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真是麻烦少天了。”喻文州认真的说。

黄少天不在意的走进店“好啦,不是说好了嘛,最近我给你做饭,刚好瀚文去夏令营,我只用做你一人份的。”

黄少天把饭掏出来放到桌上,突然拍了下腿“呀,坏了,我做的土豆泥忘拿了。”

喻文州本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听到这儿笑了:“没事啊。”喻文州拿起三明治“这么丰盛了,不缺那一道土豆泥的。”

“不行,那可是我用彩椒虾仁拌的土豆泥可好吃可有营养了,要不我回去拿?”黄少天起身就要走。

喻文州拉住他“少天今天先算了,明天再做给我吃好吗?”

黄少天低头看他,慢慢坐下“那好吧,我们先吃,今天真是怪我太粗心。”

“没关系,少天给我做饭吃我已经很开心了。”喻文州拿起勺子喝了一勺粥。

黄少天关切地问:“绿豆花生粥,怎么样,好喝吗?”

“好喝!少天也吃啊。”

黄少天看得到了他的认可,才吃了起来,吃了一半有人推门进来,黄少天还在想是谁这么早,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妈?你怎么来了?”黄少天很惊讶,他是把店的地址告诉妈妈了,但他没想到妈妈会来,还是这会儿。

“你还问,做的菜都能忘了,我给你送来了。”

喻文州看到黄妈妈送了菜过来想站起来问候他,可是无奈撑了一下没站起来,黄妈妈赶紧按住他的肩膀“你就是文州啊,小伙子真白净,你好好坐着吃啊,没事儿。”

“阿姨,是我,真是太麻烦您了,居然亲自跑一趟送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了。”

“不用客气,我顺路来的,我还要谢谢你照顾少天呢。”黄妈妈拍拍他的肩膀。

“少天很好,很聪明。”

黄妈妈看了眼黄少天“呦,这有人夸你呢,文州你就是人太好,我儿子我还不知道,话又多又好吃懒做的,有时候我是真烦他。”

“妈!”黄少天知道妈妈是在故意逗自己和喻文州,也不气。

“阿姨,少天真的很好,帮了我很多。”

“妈你听到没!”

黄妈妈笑:“行,这你俩是一伙儿的,我说不过,你们好好吃我先走了,文州确实是太瘦了,我这一把捏着全是骨头,晚上来阿姨家吃饭呗,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喻文州微笑着道谢:“谢谢阿姨了,我可以的,不麻烦您了。”

“客气什么呀,少天,晚上带文州来啊,我赶紧走了,一会儿迟了。”黄妈妈快步出门。

“阿姨再见。”

“妈,拜拜!”

黄家妈妈是真的喜欢这个白净的小伙子,看着文气安静稳重,待人温和有礼,想着儿子这回真是交到一个好朋友,跟着他一定能学到许多。这么好的孩子就是可惜了这副身体,黄妈妈在心里默默感叹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快吃啊!发什么呆。”黄少天看喻文州盯着菜半天没动静。

“少天,阿姨很好,但是我还是不去你家了,我,不方便。”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黄妈妈的邀请。

“没有什么不方便,真的,都是电梯你怕什么,你也看到了,我妈跟我一样开朗的很,而且我爸常年在外地,我妈一个人也无聊,就喜欢热闹,你就满足一下她小小的愿望好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双臂交叉撑在桌子上,俯下身子抬头看他,说话时眼睛一眨一眨的,眼珠子很亮,睫毛又长又密,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卖着萌。

喻文州被他看的心痒,无法再说出拒绝的话,只好答应“那好,我跟你去,赶紧吃吧,好不容易送来的土豆泥一会儿凉了。”然后低下头认真吃饭,怕黄少天看出他的异样。

这天店里人不是很多,喻文州亲手烤了一些小饼干,小点心,还做了一个造型非常好看的蛋糕,准备晚上带给黄妈妈做礼物,中午黄少天给他们俩闷了些排骨饭,临关店门喻文州终于打包好了他的最后一样作品。

“哇,文州你做这么多好吃的,咱今晚吃这些都够了啊。”黄少天震惊。

“第一次去你们家做客,带些礼物是应该的,我又没法出去买些什么,就随便做了些,阿姨不嫌弃才好。”喻文州笑笑。

“嫌弃什么呀,这得开心死了,完了,我又要被对比讽刺,温州你是故意的吗?”

“少天说是就是吧。”黄少天能看出来喻文州其实是很开心的,而且有些紧张,他想让喻文州轻松的在自己家。

“走啦。”黄少天关了店门,开了喻文州常年放在车库的车出来,把喻文州抱上副驾,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侧头对喻文州说:“喻店长,我这可是要带你回家了啊!”

“好啊。”

——

早上见过家长晚上直接带回家了~

情侣场景没错了!

半夜听完广播剧虐的我赶紧刷了遍文好歹甜回来了,截了些喜欢的段落存着吧。

这辈子的红线,可牵好喽。

【韩叶】沈李浮瓜(一发完)

#大夏天的给大家来个消暑的

#古风paro 武将韩 文官叶

——

仲夏的京城热的丝毫不含糊,正值休沐,叶修睡到日上三竿,生生被热醒。

韩文清正驾了马车到叶府门口,管家边问候韩将军边将人迎进门。

“叶大人起了吗?”

“未曾。”

韩文清表情淡然点点头,表示意料之中。

韩大人与叶大人交情颇深这是京城中人尽皆知,连龙椅上那位也知道些内情。

“早膳备好了吗?”韩文清问管家。

“好了。”

“端到他房中,我去叫他。”

“将军用过了吗?”管家细心的问。

“用过了,只备他一人就好,你去吧,我自己过去。”韩文清与管家点头别过,轻车熟路走向叶修卧房。

叶修刚好洗漱完准备去找东西吃“不必了,我已叫人端来。”

“哟,韩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叶修看着突然进来的他,觉得自己起床气有地儿撒了。

可是韩文清一下子就打断了他:“别阴阳怪气了,不是嫌热吗,赶紧吃,吃完带你去个好地方,消暑。”

叶修听到有凉快地方可以去,立马来了精神,站起来“还吃什么饭呀,赶紧走吧。”

韩文清按着人坐下“不行,你赶紧吃,一会儿饿了没有地方给你找吃的。”说着把粥碗递到人手里。

叶修急忙两口喝完粥,用眼神询问韩文清。

“走吧,我备了车。”

韩文清亲自驾车,叶修上了车,发现东西准备的相当齐全。两个食盒里面装了干果糕点,一个竹筐,放着甜瓜和朱红的李子,看到这儿叶修好像有些明白韩文清要干什么了。继续看有棋盘和纸笔,还有两身干净的衣物。

叶修拈了块点心放在嘴里“还说没有吃的给我,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

叶修吐字含糊韩文清在车外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说你点心真好吃!还有你拿衣服干什么?”叶修拍了拍手上的渣,翻了翻两身衣服,明显是一人一套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韩文清带叶修出了京城,直奔西北空积山,这一片都是山区,叶修虽身在京城但懒于出游极少到访。

空积山蔚然而深秀,林壑尤美。树林阴翳,鸣声上下,让人不觉神情舒爽。峰回路转,叶修渐闻水声潺潺便问韩文清可是到了,韩文清复行几步将马拴在树上后便扶叶修下车“到了”。

叶修下车站定,目之所至竹林茂盛,耳之所闻如鸣佩环,但他并未看到想象中的溪流。韩文清先从车上拿了席子和食盒,引他沿一条小路穿越竹林,这路并不是原本存在的,叶修能看出这是砍了竹子硬辟的路,被砍倒的竹子还歪斜倒在林中,叶修拽了一下韩文清的衣袖。

韩文清像是知道他的疑问“上次路过时偶然发现此地,想着日后带你来避暑,为了方便行走,便取了条路。”

穿过竹林,便是那小溪了。溪水顺山势淌下,此处地势低平,岩石完整,溪水在此处汇成浅潭,而后又化作小溪流下山去。潭面不宽,竹林掩着,阳光基本照不进来。韩文清把准备的两层席子铺好在草地上,又去马车上搬了躺东西。

叶修看着韩文清连带竹筐一起把甜瓜和李子放入清冽的潭水中,出声道:“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韩大人用亦颇深啊……”

“我只是想带你来消暑,其他的暂且不提,好好享受当下吧。”

前日里边境传来消息,敌寇不断骚扰边境企图南下,朝廷封韩文清为大将军,镇守北疆,不日便要启程。韩文清想好好和叶修一起度过这最后的时光,此去,不知何时再见了。

韩文清整理心情,想把叶修从席子上拉起来。

“干嘛?”叶修不情愿的扭动。

“上面有个瀑布我带你去看。”

“不去,累。”

“……”韩文清无语的松开他的手“这样静静地坐着也好。”

“潭中有鱼吗?”

“有,抓吗?”韩文清问。

“抓啊,我可是看见你食盒里带着调料了。”叶修起身往潭边走,掬了一抔潭水“这么凉,真是舒服啊,要不你别下去了,小心抽筋了,我可不会游泳。”

“无碍,水浅。”韩文清脱掉鞋袜,扎起衣摆,卷起裤腿,下入水中。叶修也脱掉鞋袜,坐在岩石上,把脚泡进水里,顿时舒爽的双手后撑身子后仰。

叶修看着韩文清在水中搜寻他的猎物,突然听到他“哎呀”一声跪倒下去,以为出了事情,急忙站起身准备去救他,下一瞬就看到韩文清转过身站起来双手握着个鱼溅了他一身水花。韩文清把鱼放进溪边水中提前备好的篓子里“你也要抓吗?”

“试试呗。”叶修挽起袖子。

在尝试了几次连鱼鳞都没摸到后叶修放弃了,还是坐回岸边看韩文清抓。那人在潭水中小心移动看到鱼后快准狠的下手,一双常年练武有力的大手牢牢控制住鱼,鱼只能徒劳的摆摆尾巴。叶修觉得自己也像是那条鱼,自从喜欢上韩文清就被这个人牢牢的套住了。

“好了,上来吧,两条够了,吃不了多少的。”

韩文清应了一声往岸上走,快到叶修跟前时一把把叶修拉到水里,虽然紧紧抱住没让人跌倒,但却是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你干什么!”叶修怒。

“下来凉快凉快啊,光泡脚有什么意思。”说着又使劲踩水。

“幼稚!”叶修嘴上嫌弃着韩文清却也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韩文清一起戏水。要让旁人看到肯定想不到这是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将军和朝堂中满腹经纶的大人。

叶修玩累了,韩文清直接将他抱上岸,用干布帮他擦水。

“都怪你,全湿了。”叶修抱怨。

“不是准备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吗?要不要换。”韩文清伸手解开他的头发仔细擦着。

“原来早有准备啊,我就说带衣服干嘛?”叶修觉得额前垂下的头发挡眼便甩了甩头。

“换吧,咱俩都去换了,这里凉,小心受寒,我不要紧,你还要出征。”

二人换了衣服,又捡拾了些树杈,叶修生火,韩文清去洗鱼,准备串了烤。

说起来很普通的材料,潭子里随便抓的鱼,一把盐一把香料,串在树枝上烤熟,叶修就是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烤鱼,后来再去酒楼点,都不及今日这般美味。

烤鱼配着点心,吃完后拿来早已冰凉爽口的瓜果,切开甜瓜,剥开朱红的李子,咬一口,香甜可口,沁人心脾。

“真想就呆在这儿不走了,你说我们以后能不能就找一处山中居所隐居,逐世无闷,悠然自得。

“会的,一定会的。”韩文清握了握拳。

二人下棋吃瓜果不知不觉已而夕阳在山。

“回吧。”韩文清出声提醒叶修

“好。”叶修伸个懒腰站了起来,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腿。两人一起收拾东西走回车旁。

叶修走到韩文清面前站正,神情严肃:“大将军此去路途艰险,敌寇凶恶,万万,万万保重。”

韩文清上去搂住叶修“阿修,等我回来。”

“文清,不管多久我都等你,你……一定要回来。”叶修把头埋进韩文清颈窝,韩文清把下巴搁在叶修头顶,就这样静静地拥着彼此,直到黑马发出一声嘶鸣,叶修才像惊到一般放开韩文清“走吧,回府。”

韩文清扶叶修上车坐好问到:“天色已晚,不知今夜可否在叶府借宿一宿。”

叶修看了看窗外并不甚暗淡的天色“大将军安排。”

这一夜,便是临别最后的放纵。

——

又是一年仲夏叶修独自上了空积山,手中拿着刚在山中摘下的李子,咬了一口,酸的呲牙咧嘴硬是忍着咽了下去,不觉疑问当年那人的李子为何如此清甜可口。长叹一口气,扔掉手中剩余。

“节同时异,物是人非,我劳如何!文清,何时得归。”

沉迷截笑颜!
1-3赵处 4-6沈美人 7-10阿杀

黑花

微博评论时突然产生的脑洞

——

瞎子:我跟你说啊,我觉得……(喋喋不休,骚话连篇)花儿,你觉得怎么样啊?

花儿:我能翻个白眼吗?

瞎子:翻白眼?能啊,我教你,跟我做,来转动眼珠使劲儿向上看同时眨一下眼,花儿看懂没?

花:你能把墨镜摘了再跟我示范不……

【喻黄】The Blue Rain(四)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美食小甜文

#欢迎评论意见建议!

——

郑轩宋晓说哪天聚聚那就是真的聚,不是客套话。这天快到关店的点儿,他们就开着车来了,还有黄少天没见过的徐景熙。

下班了,他们换下了警服,黄少天正在整理用具,乍一眼还没认出来。

喻文州正在脱围裙,看到他们进来,笑道:“打烊啦。”

“不吃东西,收拾好没,收拾好了出去吃饭呗。”郑轩回答。

徐景熙停好车进来看到黄少天“少天你好,我是徐景熙。”

“你好,看来他们告诉你了,我现在一手水就不跟你握手了。”黄少天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哈哈,好,瀚文呢?”

“跟同学玩去了,三点多那会儿就出去了。”黄少天回答。

“年轻真好啊!”徐景熙感叹。

“是啊是啊……”宋晓手搭在徐景熙肩上一起眺望远方。

郑轩过来在二人头上各敲了一下“行了啊,别演了,赶紧帮忙收拾东西。”

“哈哈,好。”

整理完后大家一起出了门,黄少天给大门落了锁。徐景熙开车,郑轩把喻文州抱上副驾,宋晓收了轮椅放入后备箱,招呼黄少天上车。

“你们是不是经常一起吃饭,感觉很熟练的样子。”黄少天看宋晓收轮椅。

“是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你是不是又瘦了,我感觉你又轻了。”郑轩准备帮喻文州系安全带的时候问。

喻文州伸手拉住安全带“我自己来,没有吧,可能是最近天气热穿的少。”

“你要好好照顾好身体,你现在这样经不起病的。”徐景熙扭头面向喻文州。

“放心吧,我会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好了,别说了,少天过来了,你们也注意,我现在还不想让少天知道。”

“放心。”

“少天上车,咱吃烧烤去。”郑轩说。

他们选的地方很好,是处海滨的露天烧烤广场。背后是民居餐馆,前面连片的空地全用作烧烤广场。隔一条马路对面就是沙滩和海岸线。夜晚的海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掩藏了多少波涛暗涌,只剩下靠近岸边处泛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波浪轻轻拍打着海岸,静谧美好,让人误以为大海就是这般温柔平和。

他们找了地方坐下,摊子上飘来的热气与凉爽的海风碰撞,咸香麻辣孜然与海鲜特有的味道挑动着味蕾。

喻文州招呼人点菜,每个人毫不客气报上自己喜欢的菜名,都不喜欢喝酒,就点了鲜榨的西瓜汁。

菜上得很快,凉菜肉串生蚝脆骨鱿鱼鸡翅还有特色烤菜满满当当摆了一桌。

黄少天喝了一口果汁突然停住。郑轩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有文州榨的好喝。

喻文州听到后笑了“少天要是想喝,明天榨给你。”

三位人民警察讲着自己工作是发生过的趣事,黄少天兴致很高的跟他们不停地聊,喻文州大多是坐在旁边安静的听,有时被问到才说上两句。

“我们队长啊……”徐景熙放下一个签字开口

“队长?”黄少天疑惑。

“哦不,店长!口误,口误,哈哈。”徐景熙尴尬的笑了笑,郑轩撞了他一下。他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并没有看他,还是在专心吃东西。

黄少天没在意又继续跟他们聊了起来。

这一顿大家都吃撑了,决定去海边散散步吹吹海风消消食。

“你要不要走走。”徐景熙问喻文州。

“好,轮椅怎么办?”

“就放在路边这儿吧,别推过去了,卡一轱辘沙子。”

黄少天听到了非常惊讶:“文州能走路!”

“慢点。”喻文州在宋晓和徐景熙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

“能站起来,但只能走一小会儿。”喻文州回答。

郑轩补充道:“他并没有下肢完全瘫痪,只是当时受过重伤,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支持久站活动了。”

“那……”黄少天有些担心。

“没事儿黄少,适当活动也好,一会儿他走不动了我们这么多小伙子还背不回去吗?”徐景熙开口。

“好了,走吧。”喻文州慢慢的迈步往前走,黄少天上前扶着他。

黄少天紧盯着喻文州的脚步,稳稳扶住他,这紧张的神情却逗笑了喻文州“少天放轻松,没关系的,你不用抓这么紧。”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握得太近,松了松手,有些脸红。

“少天是不是没有照顾过别人?”喻文州看出了他的窘迫。

“是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怕你摔倒。”

喻文州笑:“这样就很好,少天平时照顾女朋友吗?”

“我,我还没有女朋友。”黄少天脸更红了。

“哦?”喻文州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他听到黄少天没有女朋友心里居然有些放松,真是奇怪。

那三人跟在后面闲谈说笑,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脚步不太稳了,靠向他这边的重量更多了,就建议往回走。

“怎么样,还走得动吗?”郑轩问喻文州。

“可以。”喻文州点头。

在回程快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向下倒去,黄少天迅速从正面抱住他,在他跪地前双臂穿过腋窝把他撑起来,帮他稳住重心。

“怎么啦!”三人急忙跑过来查问。

刚才那下显然也吓到了喻文州自己,他用力尝试自己站稳,黄少天看清他脸色发白。

“有事儿吗?”黄少天问。

“没事儿,刚突然腿软脱力,现在好了,走吧。”他垂着头不让黄少天看到自己的神色,但黄少天看到了他紧握的拳头有些颤抖。

“我背你。”黄少天二话不说弯腰在喻文州面前。

徐景熙拍拍喻文州的背“别走了,黄少背你过去。”

喻文州趴在黄少天背上,黄少天能感受到他在深呼吸平复自己。黄少天本来就比较瘦,但他能感觉到喻文州比自己还要瘦很多,背在背上紧贴着肋骨,双手穿过的膝弯也没有肉。他平时坐着看不出来站起来比自己还高一些,体重身高完全不符。

“文州你不好好吃饭的吗?”黄少天问完后侧头去看喻文州。他要是稍早一些扭头,就能看到喻文州眼中隐藏的不甘与痛苦,现在听到黄少天的话急忙收起,只剩一些诧异。

“你怎么这么瘦?你每天运动量少不是应该胖的嘛,怎么比我还瘦,你一定是没有好好吃饭。”

喻文州笑了,脸色也好看了些“我有没有好好吃饭少天不是都看到了吗?我刚刚就吃了很多啊一直吃都没停。”

“你一直没停是你故意吃得慢,结果还是吃得很少,不行,我以后要每天监督你好好吃饭,我养让你变的胖胖的。”

“啊,少天要让我变成胖子吗?其实我每天活动量少不需要吃那么多的,而且……夏天感觉不太能吃得下去。”喻文州难得表达出自己真实的困难。

“太瘦不好看,我可以给你做饭吃。”黄少天信誓旦旦。

“嗯?少天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喻文州已经彻底放松跟黄少天聊天。

“你茶点做的很好不一定日常便饭也做得好啊?不一样的,你在厨房给我单独一块地方,我以后给你做饭吃。”

“少天会做饭?”喻文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一起做蛋糕。

“嘿嘿,会一点,以前跟父母学过,他们有时候不在家我就会自己做饭,虽然简单但味道还行,甜点是完全没尝试过没过。”

“那好,我很期待少天的手艺,谢谢少天了。”喻文州悄悄将自己烹饪技能其实都点满的这个事实悄悄隐藏下来,真心期待起黄少天做的饭。

黄少天直接将喻文州背到车上坐好“这离少天家比较近,先送少天回家吧。”喻文州说。

“没关系的,先送你回去休息,我自己坐车回去。”黄少天还是比较担心喻文州的身体。

“没事儿黄少,咱顺路就过去了先送你回家再送文州,这么晚了你车不好坐。”郑轩看了看时间。

黄少天在小区门口下了车跟四人道别“注意安全!”

“放心。”喻文州招手。

“队长,少天挺不错的,他其实是想知道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的,但他怕你伤心从不主动提起,看起啦话很多很开朗,其实心很细,很为别人着想。”郑轩说出了自己对黄少天的评价。

“是,少天很好,很真实,善良。”

“有黄少在你身边挺好的,我们也放心。”徐景熙说。

“但也只是暂时的,少天开学就离开了,你们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裂魂粮整理!

没有筛选,都在这了,都是文,大家看如果有缺的我补充,哪篇有问题告诉我我修改,以后也会定期补充或者再做新的。

写手顺序是按更文多少来的,数目相同就首字母,先这样吧,每个写手我都询问了,大家都同意啦!

手机好难用,我讨厌双瀑流,累死瘫倒……
有没有人要夸我!没有下一个……

——

穸晨 :

便笺1(车)      论一个神助攻有多可怕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家魂总怕冷怎么办       一辆车

夫夫相性一百问1        夫夫相性一百问2

夫夫相性一百问3        夫夫相性一百问4

无题(车)      听说你把卖早饭的全赶走了?  

无题超短篇      元旦当然要一起睡    一辆小破车

暗恋不如表白    公交惊魂     杀手     直播

反攻不成 (车)    晚安吻    相拥入眠   有幸遇见你

老夫老妻的一天     我找到你了

我该拿这个欲求不满的小妖精怎么办?

裂魂的校园日常1     裂魂的校园日常2  

裂魂的校园日常3

顾青楼不是顾窑子:
 
同居三十天——相拥而眠  同居三十天——一起外出购物

突如其来的骚脑洞    一篇日常    酒店梗    监考梗

达拉崩吧   SUV小魂    玛丽苏小段子

雀雀和你拼啦:

锦帛记年   楔子                    番外

 纸短情长     相思子    初霁    云上长安

小胤:

名字    化为幽灵的理由    感冒就去看医生 
愚人节礼物     归途    走失    吹头发   为了私欲的三篇短篇    不知道下什么标题

白珪:

不负责任的日常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木制的不可以拆的凳子:

我喜欢上我朋友了怎么办 (上)   我喜欢上我朋友了怎么办(下)

我喜欢上我朋友了怎么办番外        番外中的番外

一发小甜饼

杯酒释兵权: 

替我爱他       我最喜欢你了     我愿意     无题

大概是一只废柴了:   

喜欢上自己的同事是个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   
一些糖

*欢小卿*:

无题短篇

Lethe冥_人活着就是为了等待救赎:

海角天涯

洛不寒:

铁马秋风大散关

阡陌:

给2035年的你

蘇北望•忆长安:

勿忘我

偷影子的贡多拉:

裂魂科普贴

远山北洋√:

无题

汁°:

哎呀呀

【喻黄】The Blue Rain(三)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这是一篇美食小甜文,嗯!

#评论意见建议欢迎!

——

G市的天气越来越热,这天快中午的时候店里来了两个警察。

“轩哥,晓哥你们来啦。”卢瀚文擦着桌子回头问候。

“嗯,瀚文,文州呢?”

卢瀚文指了指厨房“里面呢。”

二人点头转身向柜台。

“请问点些什么?”黄少天问。

郑轩问黄少天“文州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

“真会挑时间,刚做好放凉的可可麻薯软欧,吃吗?”喻文州转着轮椅腿上放着托盘从厨房出来。

“当然吃啊!”宋晓前去端起喻文州腿上放着的托盘。

“介绍一下,郑轩宋晓,店里的常客,刑警”喻文州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店里新来的员工,G大的学生。”

“少天你好啊”

“你们好,要什么喝的吗?”

“来两杯柠檬水就行,好养活,记得加冰。”郑轩冲着黄少天笑。

“哈哈,没问题,两杯柠檬水加冰,二位稍等。”

宋晓咬开面包“嗯!好吃!还有夹心,都什么呀?”

“好像有葡萄干和核桃”郑轩咬了一口看了看。

“对,有葡萄干,蔓越莓干,核桃,腰果还有就是豆沙和麻薯了”黄少天正端了饮料过来,喻文州递给他一块“少天也尝尝。”

黄少天接过面包却抓住了喻文州的手“你手怎么了?”

郑轩和宋晓也看见了他右手小指上缠着的创可贴“怎么伤了?”

喻文州缩回手放在腿上用左手盖住“没事儿的,刚割包放刀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刀刃上了,伤口很浅,很快止血了。”

“让我看看”黄少天想去抓喻文州的手却被躲开了。

“少天你吃完就去做自己的事吧,我没事。”喻文州对着黄少天微笑。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慢慢点头“好。”走回柜台前。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以后动刀什么可千万注意啊,小心别受伤了!”郑轩也是很紧张。

宋晓看了看他的手“今天要是徐景熙在,肯定给你拆开消毒擦药重新包一边。”

“真的没事儿,一点小伤,我都处理好了,不信我给你们看。”喻文州说着就要撕开创可贴。

“好了好了,不用了,我们还能不相信你啊,就是你以后一定小心啊,你这要是伤一下,我可是压力山大啊。”郑轩拉住他的手阻止他。

“好啦,吃饱喝足凉快够了我们也该回去交差了,今天就是刚巧路过这儿了,就进来看看,哪天晚上有时间咱聚聚呗。”宋晓起身。

“可以,看你们时间。”喻文州回答。

“行,到时候一起来啊。”郑轩招呼黄少天和卢瀚文。

“好,有机会就去。”黄少天回答。

“走啦,拜拜!”

“再见。”黄少天招手。

黄少天是个开朗的人,刚刚那点小插曲已被他抛在脑后“文州,感觉你跟他们好熟啊。”

“是挺熟的,他们经常来这里休息,我也请他们帮过几次忙,时间长了,就成了好朋友。”

“黄少你别看他们是警察,穿着警服感觉很严肃,其实对人很好的,而且也很有趣。”卢瀚文也说着自己的印象。

“嗯,他们看着都很友好,而且,文州这么好,这么温柔,谁不愿意还没跟他交朋友呢?”黄少天挑眉看着喻文州,然后开始笑。

“那少天愿不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呢?”喻文州也笑着回看黄少天。

黄少天被看的有些耳根发烫,避开视线“当,当然愿意啊,难道,难道我们不是吗?”

“是啊……当然是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不好意思的样子“少天,我刚才不是故意要躲你的,我只是……”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不想让我担心,我没放在心上的,我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吗?”

“我就知道少天不在乎的。”

“但是你以后要小心啊,你这平时经常跟刀具打交道,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跟我说,我帮你拿帮你做。还有啊,你受伤了不要老是瞒着,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处理,你不用觉得是麻烦我们了,大家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嘛。”

喻文州打断了他“我知道了”

“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呢,你这和面是和不了了,明天我帮小卢,还有你洗脸洗澡要注意别见到水了,创可贴还有换的吗?没有我去买……”黄少天停下思考还要说些什么。

“黄少你好啰嗦啊。”卢瀚文嫌弃。

“啊?你说什么!文州都不嫌烦,你嫌弃什么啊。是吧,文州。”

“不嫌不嫌,好了少天,你说的我都记下了,创可贴还有一盒,不用买新的,我会注意不碰到水的。”喻文州认真回答。

“黄少,有没有人说你话唠啊?”卢瀚文打趣道。

“瀚文,你变了,你居然说我话唠!看我怎么收拾你。”黄少天抄起一包餐巾纸向卢瀚文扔了过去,被卢瀚文一把接住。

“黄少你扔的真准,哈哈哈,看我的。”卢瀚文又扔了回去。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两人隔空扔餐巾纸“好啦好啦,你们别闹了,都是小孩子吗?”

“哈哈,文州你要玩吗?”黄少天接过纸盒,准备扔向喻文州。

“别别别,你扔过来我可接不住。”喻文州忙摆手。

黄少天趁卢瀚文在听他们对话没注意,抓住机会把纸盒扔了过去,正砸在卢瀚文头上“好啊,黄少你偷袭我!”

“哈哈哈哈是你太蠢了,这都没有注意到。”

二人玩的不亦乐乎,喻文州也跟着感受快乐,三人满脸笑容。外面热浪滚滚车水马龙,屋里是空调的凉气伴着阵阵笑声。

“真好啊。”喻文州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