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沈李浮瓜(一发完)

#大夏天的给大家来个消暑的

#古风paro 武将韩 文官叶

——

仲夏的京城热的丝毫不含糊,正值休沐,叶修睡到日上三竿,生生被热醒。

韩文清正驾了马车到叶府门口,管家边问候韩将军边将人迎进门。

“叶大人起了吗?”

“未曾。”

韩文清表情淡然点点头,表示意料之中。

韩大人与叶大人交情颇深这是京城中人尽皆知,连龙椅上那位也知道些内情。

“早膳备好了吗?”韩文清问管家。

“好了。”

“端到他房中,我去叫他。”

“将军用过了吗?”管家细心的问。

“用过了,只备他一人就好,你去吧,我自己过去。”韩文清与管家点头别过,轻车熟路走向叶修卧房。

叶修刚好洗漱完准备去找东西吃“不必了,我已叫人端来。”

“哟,韩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叶修看着突然进来的他,觉得自己起床气有地儿撒了。

可是韩文清一下子就打断了他:“别阴阳怪气了,不是嫌热吗,赶紧吃,吃完带你去个好地方,消暑。”

叶修听到有凉快地方可以去,立马来了精神,站起来“还吃什么饭呀,赶紧走吧。”

韩文清按着人坐下“不行,你赶紧吃,一会儿饿了没有地方给你找吃的。”说着把粥碗递到人手里。

叶修急忙两口喝完粥,用眼神询问韩文清。

“走吧,我备了车。”

韩文清亲自驾车,叶修上了车,发现东西准备的相当齐全。两个食盒里面装了干果糕点,一个竹筐,放着甜瓜和朱红的李子,看到这儿叶修好像有些明白韩文清要干什么了。继续看有棋盘和纸笔,还有两身干净的衣物。

叶修拈了块点心放在嘴里“还说没有吃的给我,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

叶修吐字含糊韩文清在车外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说你点心真好吃!还有你拿衣服干什么?”叶修拍了拍手上的渣,翻了翻两身衣服,明显是一人一套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韩文清带叶修出了京城,直奔西北空积山,这一片都是山区,叶修虽身在京城但懒于出游极少到访。

空积山蔚然而深秀,林壑尤美。树林阴翳,鸣声上下,让人不觉神情舒爽。峰回路转,叶修渐闻水声潺潺便问韩文清可是到了,韩文清复行几步将马拴在树上后便扶叶修下车“到了”。

叶修下车站定,目之所至竹林茂盛,耳之所闻如鸣佩环,但他并未看到想象中的溪流。韩文清先从车上拿了席子和食盒,引他沿一条小路穿越竹林,这路并不是原本存在的,叶修能看出这是砍了竹子硬辟的路,被砍倒的竹子还歪斜倒在林中,叶修拽了一下韩文清的衣袖。

韩文清像是知道他的疑问“上次路过时偶然发现此地,想着日后带你来避暑,为了方便行走,便取了条路。”

穿过竹林,便是那小溪了。溪水顺山势淌下,此处地势低平,岩石完整,溪水在此处汇成浅潭,而后又化作小溪流下山去。潭面不宽,竹林掩着,阳光基本照不进来。韩文清把准备的两层席子铺好在草地上,又去马车上搬了躺东西。

叶修看着韩文清连带竹筐一起把甜瓜和李子放入清冽的潭水中,出声道:“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韩大人用亦颇深啊……”

“我只是想带你来消暑,其他的暂且不提,好好享受当下吧。”

前日里边境传来消息,敌寇不断骚扰边境企图南下,朝廷封韩文清为大将军,镇守北疆,不日便要启程。韩文清想好好和叶修一起度过这最后的时光,此去,不知何时再见了。

韩文清整理心情,想把叶修从席子上拉起来。

“干嘛?”叶修不情愿的扭动。

“上面有个瀑布我带你去看。”

“不去,累。”

“……”韩文清无语的松开他的手“这样静静地坐着也好。”

“潭中有鱼吗?”

“有,抓吗?”韩文清问。

“抓啊,我可是看见你食盒里带着调料了。”叶修起身往潭边走,掬了一抔潭水“这么凉,真是舒服啊,要不你别下去了,小心抽筋了,我可不会游泳。”

“无碍,水浅。”韩文清脱掉鞋袜,扎起衣摆,卷起裤腿,下入水中。叶修也脱掉鞋袜,坐在岩石上,把脚泡进水里,顿时舒爽的双手后撑身子后仰。

叶修看着韩文清在水中搜寻他的猎物,突然听到他“哎呀”一声跪倒下去,以为出了事情,急忙站起身准备去救他,下一瞬就看到韩文清转过身站起来双手握着个鱼溅了他一身水花。韩文清把鱼放进溪边水中提前备好的篓子里“你也要抓吗?”

“试试呗。”叶修挽起袖子。

在尝试了几次连鱼鳞都没摸到后叶修放弃了,还是坐回岸边看韩文清抓。那人在潭水中小心移动看到鱼后快准狠的下手,一双常年练武有力的大手牢牢控制住鱼,鱼只能徒劳的摆摆尾巴。叶修觉得自己也像是那条鱼,自从喜欢上韩文清就被这个人牢牢的套住了。

“好了,上来吧,两条够了,吃不了多少的。”

韩文清应了一声往岸上走,快到叶修跟前时一把把叶修拉到水里,虽然紧紧抱住没让人跌倒,但却是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你干什么!”叶修怒。

“下来凉快凉快啊,光泡脚有什么意思。”说着又使劲踩水。

“幼稚!”叶修嘴上嫌弃着韩文清却也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韩文清一起戏水。要让旁人看到肯定想不到这是战场上杀伐决断的将军和朝堂中满腹经纶的大人。

叶修玩累了,韩文清直接将他抱上岸,用干布帮他擦水。

“都怪你,全湿了。”叶修抱怨。

“不是准备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吗?要不要换。”韩文清伸手解开他的头发仔细擦着。

“原来早有准备啊,我就说带衣服干嘛?”叶修觉得额前垂下的头发挡眼便甩了甩头。

“换吧,咱俩都去换了,这里凉,小心受寒,我不要紧,你还要出征。”

二人换了衣服,又捡拾了些树杈,叶修生火,韩文清去洗鱼,准备串了烤。

说起来很普通的材料,潭子里随便抓的鱼,一把盐一把香料,串在树枝上烤熟,叶修就是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烤鱼,后来再去酒楼点,都不及今日这般美味。

烤鱼配着点心,吃完后拿来早已冰凉爽口的瓜果,切开甜瓜,剥开朱红的李子,咬一口,香甜可口,沁人心脾。

“真想就呆在这儿不走了,你说我们以后能不能就找一处山中居所隐居,逐世无闷,悠然自得。

“会的,一定会的。”韩文清握了握拳。

二人下棋吃瓜果不知不觉已而夕阳在山。

“回吧。”韩文清出声提醒叶修

“好。”叶修伸个懒腰站了起来,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腿。两人一起收拾东西走回车旁。

叶修走到韩文清面前站正,神情严肃:“大将军此去路途艰险,敌寇凶恶,万万,万万保重。”

韩文清上去搂住叶修“阿修,等我回来。”

“文清,不管多久我都等你,你……一定要回来。”叶修把头埋进韩文清颈窝,韩文清把下巴搁在叶修头顶,就这样静静地拥着彼此,直到黑马发出一声嘶鸣,叶修才像惊到一般放开韩文清“走吧,回府。”

韩文清扶叶修上车坐好问到:“天色已晚,不知今夜可否在叶府借宿一宿。”

叶修看了看窗外并不甚暗淡的天色“大将军安排。”

这一夜,便是临别最后的放纵。

——

又是一年仲夏叶修独自上了空积山,手中拿着刚在山中摘下的李子,咬了一口,酸的呲牙咧嘴硬是忍着咽了下去,不觉疑问当年那人的李子为何如此清甜可口。长叹一口气,扔掉手中剩余。

“节同时异,物是人非,我劳如何!文清,何时得归。”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