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八)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黄少车祸预警!

#不敢在生日当天发这篇因为刚好到受伤,所以我错后一天。介意退出!

——

黄少天有些走神儿,看信号灯变绿了就低头过马路。却不料冲出一辆车来,等黄少天回过神时已经来不及了。

身体突然变轻,尖锐的的刹车声,刺耳的喇叭声,周围人的叫喊声……在他落地的那一刻骤然消失,甚至还没怎么感觉到疼……

郑轩去接喻文州时刚过六点,天空才慢慢泛白。他想着喻文州一定睡不踏实肯定早早收拾好等着了,没想到推开门入眼是这样的画面。

喻文州自打昨天晚上摔倒后就没有再坐回轮椅上,他挪到墙边,靠着墙壁坐起来。双腿弯曲,双臂环抱,头埋到臂间,听到有人进来抬起头来,面色苍白,满眼血丝。

郑轩看到他的轮椅翻到在地而且以这样一个防御的姿态蜷缩在墙角,愣了两秒,再看他的面色,怕是在这冰冷的地板上坐了一整晚。

赶紧过去扶起轮椅,把人抱起来放在轮椅上。浑身冰凉。

“喻文州你身体不要了吗!”郑轩咆哮着关了空调拿来毯子给人盖上又去烧上热水。

“少天,少天怎么样了。”喻文州声音颤抖,转动着轮椅想要朝郑轩的方向去。

郑轩走过来,蹲在他的轮椅前,双手稳住他的轮椅“队长,你放心,少天虽然伤的重但没有生命危险了,情况也稳定了下来,司机也被警方控制,发现是醉驾。”

“伤得很重?”还是颤抖。

“比较重,我现在全部告诉你也省得你自己看见时冲击太大。右腿胫骨断裂放了髓内针,肋骨有两处骨裂,头部着地外伤伴有脑震荡,全身多处擦伤软组织挫伤。”

喻文州眼眶红的似要滴血,心痛到几乎忘记呼吸,双手紧紧握着扶手骨节发白指甲快要扣断都浑然不觉。

郑轩掰开他的双手,替他顺了顺气“我不是说了吗,他没有危险的,以黄少天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的。队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当时伤得比他重的多,你都能恢复到这种地步,他身体底子好又伤得不算太重,一定能很快好起来的。”

郑轩倒了杯热水,看着喻文州一口口喝下去,感觉他脸色好了些,问到“这一桌子的菜,怕是昨晚的吧,你先弄点早饭吃,不然你身体吃不消的,等会我再带点东西给宋晓。我们早上通知了黄妈妈,估计一会儿也会到医院去。你,可以吗?”

喻文州点头,让郑轩用微波炉加热了下饭菜,自己做了两个三明治给宋晓。郑轩看他还要熬粥“黄少今天不一定会醒。”

“没关系,熬着吧,没醒就带给你们喝。”二人草草吃了饭,喻文州设定好熬粥的时间,然后去医院。


喻文州到医院时黄妈妈已经在了,她拉着黄少天的手坐在床边哭,一旁宋晓在不停安慰。

“阿姨。”郑轩推了喻文州进去。

黄妈妈吸了下鼻子用手抹了眼泪“文州来了啊,很不方便吧。”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阿姨没事啊,医生说少天很快就能醒的。”郑轩边说边给黄妈妈递了纸。

“那就好,谢谢两位警察,谢谢文州,真的谢谢你们。少天爸爸在外地,要是我一个人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您客气了,我们跟少天都是好朋友。”

三人在说话而喻文州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黄少天身上,以至于连黄少天睫毛细微颤抖这样的小动作都没有错过。

“嘘。”喻文州发声“少天好像要醒。”然后轻轻呼唤“少天,少天?”

“嗯……”黄少天从鼻腔发出一声闷哼。

“按铃,叫医生。”喻文州说着看到黄少天慢慢睁开眼。

“少天!”黄妈妈激动的握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感受到轻轻回握了一下。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在,隔着氧气面罩给他了一个微笑,喻文州也笑着红了眼眶。黄少天想再看看别处却因为扭头的动作疼的皱了眉。

“少天别动,头上有伤。”

医生来检查了一番确定没事儿了,剩下就得慢慢恢复了。

黄妈妈看黄少天没事儿了放心了下来,说回去给熬点粥喝,喻文州本想说自己熬了回去取却被黄少天拉住。

黄妈妈说“我去吧,文州不方便,你们帮忙陪着点儿少天就行。”

“好,阿姨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少天的。”

郑轩送黄妈妈回去,宋晓回警局处理后续事情,喻文州在床边陪着黄少天。

黄少天的麻药劲儿慢慢过去,腿部肋骨还有头部都是一阵阵的疼,尤其是腿部的伤口,疼痛愈演愈烈。他眉头紧皱唇苍白“文州……疼……”

“我叫护士来给你打止疼药,医生开了药说疼的厉害就打别硬忍着。”

“好。”黄少天牙关紧咬挤出一个字。

护士来打药,喻文州道了谢握住黄少天的手陪他一起捱过这阵儿疼,黄少天双目紧闭咬着下唇紧紧的握着喻文州的手。

“少天,别咬自己。”喻文州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承受这样的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心里难受的紧,手上还是轻柔的帮黄少天擦汗,温柔的安慰他。

止疼药渐渐起了作用,黄少天痛感没那么强了,困意渐渐上来“文州我困了。”

“睡吧,我陪着你。”

“嗯。”黄少天就这么握着喻文州的手渐渐睡了过去。

“少天,我再也不想放开你的手了……”喻文州俯身,轻吻了下黄少天的手。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