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低血压
@来过看比逗。 亲爱的让我写这个,说反正是亲身经历过了,不怕了……

#时间第二次世邀赛

——

叶修现在感觉脑子一片混乱浑身难受,却一直有一个人在叫自己,摸自己的脸,摇晃自己的胳膊。他烦躁的甩胳膊摇头蒙上被子,却被人一把拉开被子。

“你干什么!”叶修眉头紧皱用沙哑的声音低吼罪魁祸首。

“赶紧起,叫你几遍了,饭都快好了,你再不起咱俩都得迟到,到时候你自己跟新杰交代。”

叶修躺在床上看着韩文清转身离开的背影,想起霸图那位守时的奶妈和他长达几小时的“温馨提醒”强压下怒气一跃而起。

却在走到快房间门口时发生了状况,眼前变得黑红一片,耳鸣不止,心悸不断,一阵阵泛恶心,感觉血液全涌上头。他赶紧扶住门框,却抵不住重重跪倒下去。

韩文清正在端菜听到声响,扭头问“叶修,怎么了。”

“拖鞋踩掉了,收拾你饭!”

叶修语气很不好,韩文清知道他的起床气,没有管继续端饭了。

叶修跪了会儿觉的缓过来了,捂着胸口尽可能慢的起身,走到卫生间去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面色苍白满头虚汗,心想还好老韩没看见。

吃饭的时候叶修脸色还是不太好,而且皱着眉头,一百个不情愿的咽着粥。韩文清只当他是起床气还没有散了。

叶修其实很不想吃饭,但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吃怕是会晕的跟严重,虽然很难受但还是勉强喝了半碗粥。

——

第一届世邀赛中国队的精彩表现让全世界的目光都为中国聚焦,也为中国赢得了第二届世邀赛的举办权。第二届世邀赛刚巧在Q市举办,韩叶二人作为领队和指导并没有跟队员住在一起,而就住在离集训地不远的韩文清家里。

等二人推开训练室大门时,大家都已经在各自训练了。张新杰看了眼表,还差三分钟迟到,冲二人点了下头,继续训练。叶修也是等他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才吁了口气,小声冲韩文清说“还好还好。”

韩文清笑了笑,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座位上。

这一早上可是相当的忙,基础练习后组织对抗赛,然后复盘分析,查找问题,看喻文州上交的报告,跟韩文清一起仔细研究对手。叶修坐了半天都没挪过窝,水都是韩文清给到了一杯搁在手边才顾得上喝。

饭点儿到了,叶修手里的活堪堪完成“行了,大家都吃午饭去吧,吃完饭好好休息,下午继续训练。”

队员们三三两两招呼着去吃饭,喻文州到底是心细过来询问“前辈不舒服吗,我看前辈脸色不太好。”

“没有,早上起太早没睡好。”叶修打着哈欠说。

“哇,叶修,你还起得早,哪天不是踩着点儿来的,谁不知道每天早上都是老韩做好饭等你啊,这么大人了还有起床气,丢人。队长我们不理他了,我们快去吃饭,一会儿好吃的都被抢光了。”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要往前走。

“前辈要是困了,就别去餐厅了,让韩队帮忙带些回宿舍好了。我先走了。”

“好主意,赶紧去吧,别饿着你家少天了。”

黄少天冲叶修吐了个舌头就跟喻文州走了。

韩文清刚收拾好资料走过来“吃饭。”

“老韩,我困了,我想先去宿舍休息,你把饭给我带上来好吧。”

韩文清看他哈欠连天的样子同意了。

集训中心也有给二人准备的房间,供他们午休,叶修打开房门径直走到在床上开始睡。

韩文清买好饭回来时叶修还没完全睡着,听到他停在门口的脚步声,想着他手里端着两份饭开门不方便,想去帮他开门,下床没走两步,直直的倒在了床边。

叶修完全失去意识前听到了韩文清啪的关门声和没喊全的自己的大名。

韩文清顾不得饭撒了一地,赶紧打电话叫队医,电话里描述了下症状,队医怀疑低血压,来了后立即测了血压,果然,“70/40,低压休克了,得赶紧处理,我先给他输上生脉注射液,然后送医院。”

众人吃完饭往宿舍楼走时就看到韩文清抱着昏迷的叶修,队医提着点滴走在旁边的画面。

“老叶!”

“前辈怎么了!”大家忙跑过来询问。

“低血压休克了,我现在送他去医院。”韩文清边回答边往前走。


“我们也去。”

“不行,你们好好休息,文州,下午你带着他们训练,队医跟着就行了,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好”喻文州帮忙拦住大家,“韩队说的对,有队医足够了,我们好好训练就是帮忙了,韩队你快走吧,不用担心我们,照顾好前辈。”

韩文清点头,众人帮他把叶修放在后座上目送他离开。

叶修在车上就醒了,睁眼就看到他身边举着吊瓶的队医。

“叶领队醒了,你感觉咋么样。”队医问。

叶修挪了挪身子坐直靠着把打吊针的手放了个舒服的位置,用另一只手摁了摁头“我这是怎么了?”

“血压太低休克了。”韩文清回答,“现在带你去医院一会儿检查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嗯。”叶修显然还是很不舒服,闭上眼睛养神。

到医院检查了,确实就是个低血压,其他就是血红蛋白浓度有点低,稍微有些贫血。队医处理的很正确打完这瓶又换了一瓶,最后给开了些黄芪精生脉饮,交代注意饮食多锻炼注意休息就让回家了。

队医早在检查完就回去了,现在韩文清准备直接带叶修回家休息。

“不用,时间还可以,去看看他们吧,看看这群小兔崽子有没有偷懒。”

“去什么!你先管好自己的身体再说,你是不是经常难受,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你今天晕倒我什么心情吗?”韩文清看他这幅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的样子就来气,没控制住自己,冲叶修发了火。

叶修倒是不在意,慢慢地说“老韩啊,咱这一行成天坐着谁没点儿小毛病啊,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今儿真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能休克了,我平时就是起急了有点头晕,真没什么,你生什么气啊。咱必须得回去看看,我相信文州肯定能组织好训练,但大家心里肯定都操心着呢,只有亲眼看到我没事儿还跟往常一样,才能稳定军心啊。”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是我考虑不周,我不该跟你发脾气,我知道你和文州身上的压力,我也知道这一次中国队主场的世邀赛全国的期待有多大,我以后会再考虑得周到些,走吧,我带你回去。”

事实证明叶修是正确的。训练虽然井井有条的进行,但看数据统计手底下的失误率都有上升,知道叶修确实没事儿后大家明显轻松了,连叶修嘲讽他们这水平都打不过门卫大爷也罕见的没人反驳。最后还拉着孙翔pk了一把,赢了后潇洒离开。

出了门没走两步叶修就一个踉跄,韩文清赶紧扶住。叶修脸色又有些发白,站定缓了会儿继续往车上走,他怕韩文清又生气,赶紧说“没事儿啊老韩,就刚跟孙翔那吧,我故意狠压了下他,有点勉强,现在稍微有点晕。”

“我懂,我没生气。”

上车,韩文清从后座摸来开的药,打开包装,取了一支黄芪精插开给他喝“先把药喝了,能好点儿,回去给你炖汤。”

叶修接过药,看了看,开口“老韩,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

——

我想换个头像……


评论(17)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