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七)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小甜文!

#欢迎赞评!

#感觉没什么人看我就缩缩剧情尽快完结吧……

——

日子还是照常过,黄家母子经常给喻文州做好吃的,喻文州也常做些甜点让黄少天带给母亲,他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不过再也没去过黄少天家里,要么是店里,要么是饭店。

卢瀚文也夏令营归来,小伙子不注意防晒晒黑不少,好在底子好,白净,倒是没怎么显得太黑。

这两天中小学全部放假了,人比往常多了起来,天气更热了,38度高温里黄少天就只想趴在柜台上一动不动。可惜天不遂人愿,黄少天被告知他们小组放假前的研究项目出了些问题急需修正需要重新进行实验,观察数据,整理结果。

黄少天已经习惯了每天跟喻文州一起吃饭,故现在虽每日去学校实验,下午还是会去店里跟喻文州聊聊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吃点喻文州做的甜点,一起动手做个晚饭,然后黄少天回家喻文州休息。

喻文州的房间就在店里的二楼,为了方便他出入安了电梯,黄少天有时候中午会来休息休息睡个午觉。

郑轩很敏感,看他们这种相处模式曾委婉试探过喻文州,到底对黄少天报有什么样的感情。喻文州知道他什么意思,倒是很直接的告诉他他是喜欢黄少天的,他习惯了这种安稳的生活并想过下去,但是不知道黄少天的想法,他觉得黄少天或许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值得交心的好朋友好兄弟。

又是一个普通而炎热的一天,黄少天照例去学校做实验并与喻文州约好结束后过来吃饭。喻文州做好饭等了好久仍不见黄少天身影,放心不下打了个电话。

“喂,您好。”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

喻文州看了眼号码,没有错“您好,请问黄少天在吗?”

“黄少刚被小静拉走了,我们今天有点晚了,他们走的急,黄少把手机忘在实验室了。”女生解释道。

“请问小静是……”

“也是我们的同学,你是黄少的好朋友吧,我知道你,他常提起你。我悄悄告诉你啊,小静跟我说她今天要跟黄少表白,小静喜欢黄少很久了,我感觉黄少应该也对小静有点儿意思,你知道吗?”这位女同学显然是对八卦很感兴趣的。

“不知道,谢谢,再见。”喻文州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就急急挂断电话,语气也没有了往常的温和。

喻文州很快平静下来,是了,少天有他自己的生活,而自己,只能是一个过客。他还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凭什么放弃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来照顾自己这个废人度过无聊的余生呢?

喻文州自嘲的笑了,静静的坐在桌前。

如果此时有一架摄影机立着我们可以看到延时摄影般的画面,画面的近处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清瘦男人盯着一桌子菜出神一动不动,背景处随着太阳落山影子越拉越长直至消失。

喻文州早早打烊等着一人到来,那人喜欢黄昏时的日光,于是喻文州便关了灯等待。太阳落山,暗淡的路灯并没有起到多少照明作用,屋内渐渐变得黑暗,空调机还在默默的工作,本该令人舒爽的凉风却让喻文州觉得寒冷刺骨,但他依旧一动不动,如一尊雕像。

黄少天被小静莫名其妙的带到了学校的凉亭,听了她羞涩的告白,当被要求回复时,好像丝毫没有犹豫的说了对不起。

“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我们不可以试试吗?”女生有些哽咽的问。

“作为同学,我们关系很好,我挺欣赏你,但仅此而已。要说喜欢,我有更喜欢的人了,这些话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对他说或听他对我说。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找李倩她们送你回家。”黄少天是个很活泼随性的人,但是他也是个非常坚定的人,他不愿将就,不愿违背自己的内心。

黄少天摸摸裤兜才发现手机忘带了“能借一下你的手机吗,我的忘在实验室了。”

小静楞楞地把手机掏给黄少天等着他打完电话,陪自己等来同学,然后交代好离开“我走了,麻烦你们把她送回家。”

黄少天没带手机但他知道时间已经晚了,喻文州还在等他吃饭,他没有多么被刚才那个女生困扰,说实话,他以前也收到过一些表白,他突然想到,像喻文州那么优秀又好看的人,从小也有不少女孩子追求吧。他现在只是在想喻文州的问题,他能感觉到喻文州是喜欢他的,但能喜欢到愿意与自己共度余生的程度吗?

唉,真麻烦,找机会说明好了。黄少天有些郁闷的过马路。

天已经完全黑了,喻文州还坐在那里,突然,被手机铃声惊醒回过神儿,是宋晓打来的“文州,黄少出事了。”

今天轮到宋晓值班,黄少天学校这边正属他们辖区,接到报警电话后赶到发现是黄少天,赶紧打电话告诉喻文州。

喻文州急切的想去医院,却一个不稳连人带轮椅摔倒在地,喻文州尝试了好几下都没能坐起来。

铃声又响了,他侧俯在冰凉的地板上努力伸手够到了摔掉的手机,还是宋晓“文州,你别急着来,我叫郑轩来了,我俩守着,黄少没有生命危险,等情况稳定了我们来接你,你照顾好自己。”

“好,知道了,我等着。”喻文州知道自己去了也没什么帮助还要别人照顾。

喻文州挂断电话,尝试了几下还是没能坐起来,狠狠的捶了下地。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痛恨自己这副孱弱的身体。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