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五)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一篇美食文,嗯!

#欢迎评论!

——

黄妈妈发现件怪事!黄少天最近非常积极跟自己学习做饭还主动做给自己吃让自己尝味道“不寻常,很不寻常,绝对有问题!”黄妈妈琢磨着。

“少天,你跟妈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黄妈妈拉住黄少天问他。

“什么呀,什么呀!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文州身体不好,做饭不是很方便,最近天气热胃口也不好,饭不好好吃,整个人瘦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就想着给他做点儿带过去或者在店里做给他,就当练厨艺嘛,也没什么坏处。”

黄妈妈觉得很对“嗯,你什么都不会文州还肯收你当店员,还那么认真的教你,你确实应该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好好做啊,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别乱放东西给人文州吃坏了。”

“妈您放心,我自己做饭也没见你担心吃出什么问题啊,而且我哪有什么都不会。”黄少天夹好最后一个三明治,装在纸袋里,拎了保温桶出门“妈,你的我给你放餐桌上了,你收拾好了来吃,我先走了,文州还等着呢。”

“你快走吧,别让人等急了。”

黄少天其实走的非常早,他到时喻文州才刚开了店门“少天这么早。”

“这不是怕你饿着了吗!”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真是麻烦少天了。”喻文州认真的说。

黄少天不在意的走进店“好啦,不是说好了嘛,最近我给你做饭,刚好瀚文去夏令营,我只用做你一人份的。”

黄少天把饭掏出来放到桌上,突然拍了下腿“呀,坏了,我做的土豆泥忘拿了。”

喻文州本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听到这儿笑了:“没事啊。”喻文州拿起三明治“这么丰盛了,不缺那一道土豆泥的。”

“不行,那可是我用彩椒虾仁拌的土豆泥可好吃可有营养了,要不我回去拿?”黄少天起身就要走。

喻文州拉住他“少天今天先算了,明天再做给我吃好吗?”

黄少天低头看他,慢慢坐下“那好吧,我们先吃,今天真是怪我太粗心。”

“没关系,少天给我做饭吃我已经很开心了。”喻文州拿起勺子喝了一勺粥。

黄少天关切地问:“绿豆花生粥,怎么样,好喝吗?”

“好喝!少天也吃啊。”

黄少天看得到了他的认可,才吃了起来,吃了一半有人推门进来,黄少天还在想是谁这么早,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妈?你怎么来了?”黄少天很惊讶,他是把店的地址告诉妈妈了,但他没想到妈妈会来,还是这会儿。

“你还问,做的菜都能忘了,我给你送来了。”

喻文州看到黄妈妈送了菜过来想站起来问候他,可是无奈撑了一下没站起来,黄妈妈赶紧按住他的肩膀“你就是文州啊,小伙子真白净,你好好坐着吃啊,没事儿。”

“阿姨,是我,真是太麻烦您了,居然亲自跑一趟送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了。”

“不用客气,我顺路来的,我还要谢谢你照顾少天呢。”黄妈妈拍拍他的肩膀。

“少天很好,很聪明。”

黄妈妈看了眼黄少天“呦,这有人夸你呢,文州你就是人太好,我儿子我还不知道,话又多又好吃懒做的,有时候我是真烦他。”

“妈!”黄少天知道妈妈是在故意逗自己和喻文州,也不气。

“阿姨,少天真的很好,帮了我很多。”

“妈你听到没!”

黄妈妈笑:“行,这你俩是一伙儿的,我说不过,你们好好吃我先走了,文州确实是太瘦了,我这一把捏着全是骨头,晚上来阿姨家吃饭呗,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喻文州微笑着道谢:“谢谢阿姨了,我可以的,不麻烦您了。”

“客气什么呀,少天,晚上带文州来啊,我赶紧走了,一会儿迟了。”黄妈妈快步出门。

“阿姨再见。”

“妈,拜拜!”

黄家妈妈是真的喜欢这个白净的小伙子,看着文气安静稳重,待人温和有礼,想着儿子这回真是交到一个好朋友,跟着他一定能学到许多。这么好的孩子就是可惜了这副身体,黄妈妈在心里默默感叹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快吃啊!发什么呆。”黄少天看喻文州盯着菜半天没动静。

“少天,阿姨很好,但是我还是不去你家了,我,不方便。”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黄妈妈的邀请。

“没有什么不方便,真的,都是电梯你怕什么,你也看到了,我妈跟我一样开朗的很,而且我爸常年在外地,我妈一个人也无聊,就喜欢热闹,你就满足一下她小小的愿望好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双臂交叉撑在桌子上,俯下身子抬头看他,说话时眼睛一眨一眨的,眼珠子很亮,睫毛又长又密,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卖着萌。

喻文州被他看的心痒,无法再说出拒绝的话,只好答应“那好,我跟你去,赶紧吃吧,好不容易送来的土豆泥一会儿凉了。”然后低下头认真吃饭,怕黄少天看出他的异样。

这天店里人不是很多,喻文州亲手烤了一些小饼干,小点心,还做了一个造型非常好看的蛋糕,准备晚上带给黄妈妈做礼物,中午黄少天给他们俩闷了些排骨饭,临关店门喻文州终于打包好了他的最后一样作品。

“哇,文州你做这么多好吃的,咱今晚吃这些都够了啊。”黄少天震惊。

“第一次去你们家做客,带些礼物是应该的,我又没法出去买些什么,就随便做了些,阿姨不嫌弃才好。”喻文州笑笑。

“嫌弃什么呀,这得开心死了,完了,我又要被对比讽刺,温州你是故意的吗?”

“少天说是就是吧。”黄少天能看出来喻文州其实是很开心的,而且有些紧张,他想让喻文州轻松的在自己家。

“走啦。”黄少天关了店门,开了喻文州常年放在车库的车出来,把喻文州抱上副驾,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侧头对喻文州说:“喻店长,我这可是要带你回家了啊!”

“好啊。”

——

早上见过家长晚上直接带回家了~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