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四)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美食小甜文

#欢迎评论意见建议!

——

郑轩宋晓说哪天聚聚那就是真的聚,不是客套话。这天快到关店的点儿,他们就开着车来了,还有黄少天没见过的徐景熙。

下班了,他们换下了警服,黄少天正在整理用具,乍一眼还没认出来。

喻文州正在脱围裙,看到他们进来,笑道:“打烊啦。”

“不吃东西,收拾好没,收拾好了出去吃饭呗。”郑轩回答。

徐景熙停好车进来看到黄少天“少天你好,我是徐景熙。”

“你好,看来他们告诉你了,我现在一手水就不跟你握手了。”黄少天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哈哈,好,瀚文呢?”

“跟同学玩去了,三点多那会儿就出去了。”黄少天回答。

“年轻真好啊!”徐景熙感叹。

“是啊是啊……”宋晓手搭在徐景熙肩上一起眺望远方。

郑轩过来在二人头上各敲了一下“行了啊,别演了,赶紧帮忙收拾东西。”

“哈哈,好。”

整理完后大家一起出了门,黄少天给大门落了锁。徐景熙开车,郑轩把喻文州抱上副驾,宋晓收了轮椅放入后备箱,招呼黄少天上车。

“你们是不是经常一起吃饭,感觉很熟练的样子。”黄少天看宋晓收轮椅。

“是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你是不是又瘦了,我感觉你又轻了。”郑轩准备帮喻文州系安全带的时候问。

喻文州伸手拉住安全带“我自己来,没有吧,可能是最近天气热穿的少。”

“你要好好照顾好身体,你现在这样经不起病的。”徐景熙扭头面向喻文州。

“放心吧,我会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好了,别说了,少天过来了,你们也注意,我现在还不想让少天知道。”

“放心。”

“少天上车,咱吃烧烤去。”郑轩说。

他们选的地方很好,是处海滨的露天烧烤广场。背后是民居餐馆,前面连片的空地全用作烧烤广场。隔一条马路对面就是沙滩和海岸线。夜晚的海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掩藏了多少波涛暗涌,只剩下靠近岸边处泛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波浪轻轻拍打着海岸,静谧美好,让人误以为大海就是这般温柔平和。

他们找了地方坐下,摊子上飘来的热气与凉爽的海风碰撞,咸香麻辣孜然与海鲜特有的味道挑动着味蕾。

喻文州招呼人点菜,每个人毫不客气报上自己喜欢的菜名,都不喜欢喝酒,就点了鲜榨的西瓜汁。

菜上得很快,凉菜肉串生蚝脆骨鱿鱼鸡翅还有特色烤菜满满当当摆了一桌。

黄少天喝了一口果汁突然停住。郑轩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有文州榨的好喝。

喻文州听到后笑了“少天要是想喝,明天榨给你。”

三位人民警察讲着自己工作是发生过的趣事,黄少天兴致很高的跟他们不停地聊,喻文州大多是坐在旁边安静的听,有时被问到才说上两句。

“我们队长啊……”徐景熙放下一个签字开口

“队长?”黄少天疑惑。

“哦不,店长!口误,口误,哈哈。”徐景熙尴尬的笑了笑,郑轩撞了他一下。他看了眼喻文州,喻文州并没有看他,还是在专心吃东西。

黄少天没在意又继续跟他们聊了起来。

这一顿大家都吃撑了,决定去海边散散步吹吹海风消消食。

“你要不要走走。”徐景熙问喻文州。

“好,轮椅怎么办?”

“就放在路边这儿吧,别推过去了,卡一轱辘沙子。”

黄少天听到了非常惊讶:“文州能走路!”

“慢点。”喻文州在宋晓和徐景熙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

“能站起来,但只能走一小会儿。”喻文州回答。

郑轩补充道:“他并没有下肢完全瘫痪,只是当时受过重伤,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支持久站活动了。”

“那……”黄少天有些担心。

“没事儿黄少,适当活动也好,一会儿他走不动了我们这么多小伙子还背不回去吗?”徐景熙开口。

“好了,走吧。”喻文州慢慢的迈步往前走,黄少天上前扶着他。

黄少天紧盯着喻文州的脚步,稳稳扶住他,这紧张的神情却逗笑了喻文州“少天放轻松,没关系的,你不用抓这么紧。”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握得太近,松了松手,有些脸红。

“少天是不是没有照顾过别人?”喻文州看出了他的窘迫。

“是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怕你摔倒。”

喻文州笑:“这样就很好,少天平时照顾女朋友吗?”

“我,我还没有女朋友。”黄少天脸更红了。

“哦?”喻文州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他听到黄少天没有女朋友心里居然有些放松,真是奇怪。

那三人跟在后面闲谈说笑,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脚步不太稳了,靠向他这边的重量更多了,就建议往回走。

“怎么样,还走得动吗?”郑轩问喻文州。

“可以。”喻文州点头。

在回程快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向下倒去,黄少天迅速从正面抱住他,在他跪地前双臂穿过腋窝把他撑起来,帮他稳住重心。

“怎么啦!”三人急忙跑过来查问。

刚才那下显然也吓到了喻文州自己,他用力尝试自己站稳,黄少天看清他脸色发白。

“有事儿吗?”黄少天问。

“没事儿,刚突然腿软脱力,现在好了,走吧。”他垂着头不让黄少天看到自己的神色,但黄少天看到了他紧握的拳头有些颤抖。

“我背你。”黄少天二话不说弯腰在喻文州面前。

徐景熙拍拍喻文州的背“别走了,黄少背你过去。”

喻文州趴在黄少天背上,黄少天能感受到他在深呼吸平复自己。黄少天本来就比较瘦,但他能感觉到喻文州比自己还要瘦很多,背在背上紧贴着肋骨,双手穿过的膝弯也没有肉。他平时坐着看不出来站起来比自己还高一些,体重身高完全不符。

“文州你不好好吃饭的吗?”黄少天问完后侧头去看喻文州。他要是稍早一些扭头,就能看到喻文州眼中隐藏的不甘与痛苦,现在听到黄少天的话急忙收起,只剩一些诧异。

“你怎么这么瘦?你每天运动量少不是应该胖的嘛,怎么比我还瘦,你一定是没有好好吃饭。”

喻文州笑了,脸色也好看了些“我有没有好好吃饭少天不是都看到了吗?我刚刚就吃了很多啊一直吃都没停。”

“你一直没停是你故意吃得慢,结果还是吃得很少,不行,我以后要每天监督你好好吃饭,我养让你变的胖胖的。”

“啊,少天要让我变成胖子吗?其实我每天活动量少不需要吃那么多的,而且……夏天感觉不太能吃得下去。”喻文州难得表达出自己真实的困难。

“太瘦不好看,我可以给你做饭吃。”黄少天信誓旦旦。

“嗯?少天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喻文州已经彻底放松跟黄少天聊天。

“你茶点做的很好不一定日常便饭也做得好啊?不一样的,你在厨房给我单独一块地方,我以后给你做饭吃。”

“少天会做饭?”喻文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一起做蛋糕。

“嘿嘿,会一点,以前跟父母学过,他们有时候不在家我就会自己做饭,虽然简单但味道还行,甜点是完全没尝试过没过。”

“那好,我很期待少天的手艺,谢谢少天了。”喻文州悄悄将自己烹饪技能其实都点满的这个事实悄悄隐藏下来,真心期待起黄少天做的饭。

黄少天直接将喻文州背到车上坐好“这离少天家比较近,先送少天回家吧。”喻文州说。

“没关系的,先送你回去休息,我自己坐车回去。”黄少天还是比较担心喻文州的身体。

“没事儿黄少,咱顺路就过去了先送你回家再送文州,这么晚了你车不好坐。”郑轩看了看时间。

黄少天在小区门口下了车跟四人道别“注意安全!”

“放心。”喻文州招手。

“队长,少天挺不错的,他其实是想知道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的,但他怕你伤心从不主动提起,看起啦话很多很开朗,其实心很细,很为别人着想。”郑轩说出了自己对黄少天的评价。

“是,少天很好,很真实,善良。”

“有黄少在你身边挺好的,我们也放心。”徐景熙说。

“但也只是暂时的,少天开学就离开了,你们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