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The Blue Rain(二)

#甜品店老板喻 大学生黄

#美食文没错了😂美食博主这期教大家做酸奶蛋糕啊~


#新坑多支持~意见建议欢迎!

——


黄少天第二天起了个早,换好衣服,整理好头发,坐在桌前吃早饭。

黄妈妈:“呦,怎么起这么早啊,收拾这么整齐,约会啊。”

“什么呀,什么呀,我昨天不是跟您说了嘛,我今天要去打工,店长还说要签个短期合同呢,今天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可不得收拾整齐点嘛。”

“好好好,那你快吃,吃完早点去。”

“我已经吃完了,现在就走,再见妈,碗就麻烦您收拾啦。”黄少天扔下碗筷转身就跑。

“呵!你个小兔崽子。”黄妈妈笑着收拾。

“哈哈哈,妈,走了啊!”

“赶紧走吧!”

黄少天到店里时,喻文州正跟一个少年从厨房里出来,少年端着个托盘,喻文州还是同昨天一样挂着个围裙,自己转动着轮椅走在前面。

开门的铃声提醒了有人到来,喻文州抬头:“少天来了啊,吃早饭了吗?”

这一条街都是些低矮的商铺,店铺坐西面东,此时阳光正照射进来。喻文州迎着光看向黄少天,眼睛微眯,眉头微皱,黑发在阳光下有些偏棕。

“吃过啦,哇,这是什么啊,你做的吗,看着很好吃啊。”黄少天快步走到喻文州面前看到了托盘里的二人的早饭。

“不,这是瀚文做的,瀚文,这是黄少天哥哥。”喻文州拉了拉身边的少年。

“不不不,不用叫哥哥,叫我黄少就好了,我同学都喜欢这么叫,瀚文好厉害啊!也是来打工的吗?看着好小。”

“这是我的表弟卢瀚文,暑假在家没事儿干,来跟我学学烘焙,最近已经做的很不错了,瀚文你跟少天说说你做的什么。”三人一起坐在桌前。

卢瀚文被表扬有些害羞:“没有啦,表哥教的好,这个青汁拿铁是表哥拉的花,我看有牛油果,就做了牛油果煎蛋可颂。”

“哇,这,店长大人,我能学会吗?”黄少天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

“说好的不反悔呢?你放心我是来让你帮忙点餐的,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都不难的,少天这么聪明,肯定能学会。”喻文州和卢瀚文都笑了起来。

“那就好,不过……我确实挺想学的!”

“好啊,今天就能学,早上人少,我一般都是早上这会儿准备甜点的,我今天先教你个简单的。”

“好啊!那你们快点吃。”黄少天兴奋。

“黄少真是心急呢。”

“哈哈。”

饭后喻文州让卢瀚文去采购,平时都是二人一起,卢瀚文早已轻车熟路。喻文州每天的甜点并不固定,今天就让卢瀚文自由发挥买。

“我们今天就烤个最普通的蛋糕吧,有信心吗?”

“有,我们现在就去吧。”

“进厨房!”喻文州单手指了下厨房。

“出发!”黄少天推着喻文州就往厨房走。

喻文州身体僵了几秒,放松下来笑道:“少天还真是心急。”

“先做什么?和面吗?”黄少天问。

“别急,先帮我在外面冰箱里拿一下酸奶,我们让它变得不普通。”

黄少天去拿酸奶,喻文州取出两个鸡蛋“少天会把蛋清跟蛋黄分开吗吗?”

“这怎么分开?”

喻文州在碗边把鸡蛋磕开,双手将鸡蛋在两个蛋壳间左右一倒,二者完美分离。

“怎么样,少天试试吗?”

看起来挺简单的,黄少天心想,磕开一个鸡蛋结果还没倒,就整个进了装蛋清的碗“哎呀,这怎么办?”

“少天觉得呢?”

“得把蛋黄捞出来啊”

“那就捞啊。”喻文州引导着黄少天,并递上一个勺子。

黄少天小心翼翼捞出蛋黄“对哦,还有这种方法。”

黄少天还要继续,喻文州拦住了他“两个就够了,我们继续,先称22克黄油,100克酸奶,黄油融化,然后倒入酸奶,搅匀。”

“黄油……”黄少天如平时做实验一般认真称量,混合,用手动打蛋器搅匀。

“把蛋黄倒进去,一次倒一个,搅匀再倒下一个。”喻文州看他两个蛋黄都要下去了,伸手帮他稳了一下装蛋黄的碗。“好了然后称20克面粉12克玉米淀粉,混匀,倒进去。”

黄少天拿起一袋面粉。

“少天,用旁边那袋低筋的。”

黄少天看清袋子上的字“啊,好的。”黄少天混匀后倒了进去。

“对,然后像这样,翻拌。”喻文州拿过刮刀给他示范。

“嗯,这样?”

“对,少天很聪明嘛。”

“我也这么觉得,哈哈,然后干什么?”

“然后打蛋白,你帮我拿一下那边的电动打蛋器。”喻文州接过打蛋器“这个我帮你打,你继续翻拌。”喻文州开始打发,期间加了几次糖,过了一会儿提起打蛋器“你看,如果能在打蛋器头部形成这种尖尖的固态,就说明打好了。”

黄少天点头。

“然后,舀三分之一到蛋黄糊里,切拌,像这样。”喻文州帮他拌匀。“然后,你把这倒回打蛋盆里,像我那样拌匀。”

黄少天照做。

“对,稍微轻一点。”喻文州让黄少天拌着,自己拿来了模具。“好了,少天你猜下一步是什么?”

“倒进模具进烤箱,然后,大功告成!”黄少天很开心,他马上就要成功了。

“没错,那你来倒。”倒好后喻文州轻拍模具震出气泡,这时烤箱也预热好了“先在考盘里加水,放在下面一层预热,然后再把蛋糕放进去,这样口感更细腻。”

黄少天严格按照喻文州说的操作,直到合上烤箱门。

“呼”黄少天长出一口气,感叹道:“终于好了。”

喻文州突然开始笑。

“怎么了,我做的不好吗?”

喻文州摇头,指了指黄少天的脸“少天像只花猫。”

原来是黄少天用手背抹汗结果蹭了一脸面粉。

“好了,我们现在只要等他考好。”

“需要多久啊,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吃了!”

“别急,得六十分钟,你先洗脸洗手,我们出去等。”

卢瀚文回来时,二人已悠闲的在聊天“这么快就烤上了,我还想看黄少操作呢。”

“我看你是想看我出丑吧。”黄少天伸手弹卢瀚文脑门。

“哈哈哈,被你发现了。”卢瀚文笑着躲开黄少天的攻击。

“瀚文,少天做的很成功哦,蛋糕马上就烤好了。”

“听到没,店长夸我!文州你对我真好!”

“切,表哥对谁都很好。”

“叮!”

“哇哇哇,是蛋糕好了吗?快,我去端出来,快点尝尝我做的成功不成功。”黄少天急匆匆冲进厨房。

“少天你小心烫!瀚文你去帮他。”喻文州坐在外面看这两个人忙活。

“嗯!好吃!”

“黄少你不嫌烫的吗!”

“不烫不烫”黄少天切了块拿出来给喻文州“师傅快尝尝徒儿的作品,您看能出师了吗?”

喻文州咬了一口,皱眉,黄少天一下子就紧张了,自己尝着还不错啊。喻文州吓唬他的,看黄少天紧张笑了起来“确实不错,但才会一个就想出师?”

“弟子不敢!哈哈哈哈!是还不错吧!”

“是是是,瀚文,剩下的放冰箱,冷藏的才好吃。”

“好!”卢瀚文远远应了一声。

然后黄少天又看二人做了些其他甜品,没有再插手。

卢瀚文说了,喻文州店里的甜点非常随性,每天都不固定,都是喻文州看到是么食材或者是看到书上哪个感兴趣,想做什么做什么的,做的也很少。完全不像为了卖,更像是在消遣,而卖掉只是为了不浪费似的,哪天如果剩下的就给店里人吃掉,或者送给最后几位顾客和周边店铺的人。

看着喻文州忙碌,黄少天突然有些心疼“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上天都不让他好过,要让他残疾呢?”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