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裂魂】不负责任的日常(六)

@蘇北望·忆长安 点文终于写完了!感谢等我这么久!

#圈地自萌,不上升三次

——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小魂使劲摇头。

“小魂,小魂,小魂!”裂天不停呼唤。

“不要!啊!”小魂猛地睁开眼。

裂天搂着他拍了拍背“魂儿,没事了啊,怎么做噩梦了?”

小魂惊魂未定,睁大双眼急促喘息“老裂……”

“你梦到什么了?有人要害你吗?”感觉到小魂还在颤抖裂天又搂紧了些。

“没,没有,我记不起来了,几点了,起来吧。”小魂挣开裂天,翻身摸手机。

裂天觉得小魂在骗自己,急于岔开话题,但既然小魂不想说,他也不会逼迫。

小魂一早上状态都不好刷牙的时候牙刷拿在手里对着镜子看了许久,显然是在走神儿,直到牙刷掉了才急忙捡起来冲洗一下重新刷,吃饭也是裂天叫了好多声才来。

在小魂第三次盯着自己碗里的稀饭,只剩下右手机械的搅动后,裂天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桌子“想什么呢,好好吃,饭都凉透了”

小魂像是被惊到一样抖了一下,猛地抬头看向裂天,看了一会儿,才慢慢点头“好。”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裂天心想。

裂天看小魂老走神儿,不放心他自己去上班,就开车送他,路上又问,还是不回答,裂天无奈,让他自己注意着点儿,路上千万别走神儿,注意安全,下班还是自己来接。

小魂今天的工作效率着实不高,在错了几遍后,他自己也不想这样无效的浪费时间了,干脆扔下手头的事专心思考问题。

裂天猜的没错,确实是因梦而引起的,他梦到在一个很高的悬崖边,裂天抓着他的手,一步步往悬崖边走,说了些什么,记不起来,裂天好像是哭了吧,然后把他推下了悬崖。

一个梦而已,没什么,而且确实听着也很扯很好笑,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去想,想梦里裂天最后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推自己下去,为什么,流泪。裂天问时,他一点儿也不想让他知道。

就这么浑浑噩噩到了下班时间,刚准备离开记起裂天说要来接自己,就先打电话联系了一下,裂天说自己手头有点事儿,马上就完,让自己等他一会儿。

“魂儿,等我会儿,马上就来”

“等我,等我,马上就来……”这几个词反复在小魂脑海里回荡。是了,终于想起来了,那个梦中,裂天最后流着泪把他推下悬崖,嘴里一直说的就是“等我,我马上来。”

至于原因,小魂也不想再想了,何必与一个梦苦苦纠缠,知道裂天是为了自己好就够了。

裂天半个小时后到达,想着小魂要是还像早晨一样,就必须问清楚。然后就看着小魂神清气爽一脸喜气的走出来“哟,遇到什么好事儿了,怎么这么高兴,今儿早不还神似飘忽魂不守舍嘛。”

“今天天气好!”

裂天看了眼太阳,又看了眼温度,对着小魂“38度,确实好。”

“哈哈,老裂你干嘛呀,什么表情,今儿早是我没睡醒,赶紧开车回家,热死我了。”

“我以为你这么开心,还想下车多晒会儿呢。”

小魂立刻开门下车,因为落了锁没打开车门。

“你干嘛呀,真下去啊!”裂天拉住他。

“哈哈就吓唬你一下,看你拦我不”

“……我把锁开开了,你现在下去吧。”裂天心累。

“好啦老裂,快点开车回家啦!”

——

有点短,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如果看出来些什么的,嗯……我不是故意的😂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