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暗涌

夏休期 功能性低血糖

小天使 @喜欢甜甜的玻璃渣 点的低血糖,我脑洞大开了……快来查收!

理综看到胰岛素突发奇想!快夸我!

总要有个人来背坏人的锅嘛……陈夜辉,就你了(提醒一下,如果有粉他的或者介意的,那就不要继续了,还有一句话刘皓陶轩,同上)

病叶 有喻黄

— — — —

叶修感冒老不好,还愈演愈烈,被老板娘强行拉去医院,检查说肺部有些感染让住院几天。



蓝雨那对剑与诅咒碰巧来H市游玩知道了这件事,然后当然是全联盟都知道了。叶修今天收到很多说趁夏休期空闲来探望一下他的消息,他都一边骂着黄少天一边拒绝了。



今天兴欣的人回去休息了,喻黄二人在医院陪叶修。



叶修这瓶药快打完了,黄少天拿起架子上放的另一瓶药“老叶,我一会儿帮你换。”



“不用了,你叫医生吧,要拔针,那瓶晚上睡觉的时候打。”



“为什么?有什么冲突吗?”喻文州有些疑惑。



“呵呵,呵呵……”



“没有,为了防止他逃跑。”护士进来搞好听到喻文州发问以及叶修非常尴尬的笑声。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老叶你居然逃跑,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快快,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小护士很乐意给别人讲“叶修先生有一天晚上想偷溜出去打游戏,刚好被我在医院门口碰到了,还说自己是去散步,我想拉他回医院,结果荣耀的帐号卡掉出来了,还有两张。”



“哈哈哈,叶修你尴尬不尴尬,还知道上小号,结果在医院门口被抓啦,哈哈哈,不行,我要好好嘲笑嘲笑你。”



“少天,前辈要面子的。”



“他?哈哈哈哈,队长你逗我,老叶你……面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保持着尴尬而很不友好的笑容“我不要面子的啊!对,我不要面子的。”



“没事儿现在打吧,今天有我们看着呢,晚上就不麻烦你了,也剩的前辈多扎一次。”喻文州看着那一手背的针眼,有些心疼,职业选手的手多金贵啊。



“行,只要他不跑,其他都好说”护士换上新药,收了旧瓶子离开。



“谢啦~”叶修扬了扬没扎针的手。



“老叶……”



“黄少天你闭嘴,让我安静的玩会手机。”叶修强行打断黄少天。



“文州,他嫌弃我!他……”



“好了少天,让前辈休息一下吧,咱俩把没看完的电影看完。”喻文州拿出自己的手机把一个耳机塞进黄少天耳朵里。



叶修看着突然进入秀恩爱模式的二人“……突然有点儿想老韩了”掏出手机默默点开手游。



过了没多久,喻文州突然听到叶修叫他“文州。”



喻文州听到叶修的声音抬头,发现叶修脸色苍白的吓人,拿手机手也在不停的抖。



“前辈怎么了?”喻文州有些惊慌。



“头晕”



喻文州马上按下床头的铃,又怕医生耽误,冲黄少天喊“少天快去叫医生!”



喻文州第一反应是药出了问题,可能有确实要晚上打的原因,药物的相互作用一类的,于是马上拔了叶修手上的针,可是他刚把针头拔出来叶修就昏了过去。



“前辈!”



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让二人出去等,不断的有医生护士进出,过了十几分钟情况好像稳定了下来“叶修家属”



“在!”



“医生他这是怎么了?”



医生边走边摘口罩“功能性低血糖”



“怎么会?他这几天饮食很规律,而且每天几乎都没什么运动量。”喻文州恢复了镇定,头脑清晰。



“不是饮食问题,是刚刚那瓶药,刚送去化验,反馈的结果是药水里含有过量的的胰岛素。”



“怎么这样,药不是你们给开的吗?为什么会出事!如果真的晚上睡觉时候打……他人现在怎么样”黄少天很生气。



“现在体征稳定了,但是什么时候能醒说不准,得再观察,关于这药是怎么回事我们医院也会调查。”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被喻文州拦住了“我希望医院能查清楚这件事,给我们一个交代,还有叶修后续的治疗希望你们负起责任并且严防意外再次发生。”



“放心,会的,如果你们同意,有需要的话可以请警方介入”



“我们会考虑的。”



医生还在进行后续处理,喻文州给韩文清打电话告知了情况,韩文清就在来医院的路上说马上就到。



在韩文清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喻文州和黄少天仔细思考了一下会是谁想要害叶修,还有谁能有机会动手。



“肯定是嘉世的人还用说吗?他们看老叶刚到兴欣就带兴欣夺冠,还让嘉世变成这样,当然怀恨在心了。会是刘皓吗?还是陶轩?”



“我觉得不像,刘皓虽然对叶修不满,但他不是个有胆量做出这种事的人,毕竟这件事一定会被查出而他以后还要在联盟里发展。陶轩也不像,他与叶修交情很深,而且关系很复杂,绝不会到下死手的地步。”



“喻队说的有理。”



“韩队”



“我先看看叶修”



喻文州等韩文清关上病房们出来“韩队打算怎么办”

韩文清眉头紧锁双拳紧握 “绳之以法。”

— —

韩文清要求了警方的介入,并与警察一起查看监控像
“停一下”韩文清突然出声,指着一个屏幕看向喻文州“陈夜辉,嘉王朝的会长。”



“是他?”



韩文清用手指圈了一下陈夜辉“警察同志,请你们仔细查一下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他下的手。”



“好的,请你耐心等候,有什么结果第一时间与您联系”警察拿了录像带走出监控室。



“今天麻烦你们了,你们先回酒店休息吧,我陪着叶修”



“幸苦韩队了,我们先走了,走吧少天,明天再来看前辈。”



“好”韩文清对喻文州点了点头,走向病房。



韩文清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小心翼翼的握住叶修的手,轻轻拂过布满手背的针眼和细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生怕碰碎了般,只剩下叹息。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的意识模糊,就这样趴在床边睡着了。



在梦里,韩文清梦到叶修醒了向他讨水喝,他还手忙脚乱打翻了水杯,惹来叶修一阵嘲笑。然而当他腰酸背痛醒来时,叶修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床上,丝毫没有要醒的迹象。



“叶修,快点儿醒来啊……”

— —

喻黄二人来时韩文清已经在和警察交谈,有了线索后续就容易的多,一晚上已经查出了犯人,确实是陈夜辉,他在嘉王朝有个亲信刚好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药是他帮忙动的手脚。



“我们刚去找他,办公室的人说他今天请假,估计是跑了,犯人已经找到,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警察看了眼病床上的叶修“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希望他能平安无事醒过来。”



“幸苦你们了,会的。”


警察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离开了。



快到中午时韩文清就收到警察的消息说是在一家酒店里找到了这两个人,已经逮捕了,等审讯完,他们会得到应得的惩处的。



“陈夜辉心理上已经出现了扭曲,因为利益的驱使,内心的怨念,对前辈作出的种种伤害,不是个正常人该有的。”喻文州难得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怒气。



“没错,这种坏人一定会被法律所制裁,老韩你放心。”



“嗯,这两天也辛苦你们了,没有陪你们好好玩,光在医院浪费时间了。”



“没关系,反正我们今年的夏休开始的早,霸图也一样吧”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是啊,夏休开始的最晚的躺在那不能跟你一起心脏呢。”韩文清心情好了些还跟喻文州开了个玩笑。



“好了老韩,我们要走了,你好好守着老叶吧,醒了记得给我们说一声,告诉他天哥等他pk啊。”



“会的,再见,谢谢你们。”



“再见,下个赛季见。”



— —

就这样韩文清又守了叶修两天,情况一直很稳定但人就是没有醒。



第三天韩文清晨练完上楼,一打开门发现床是空的,房间也是空的,立刻准备转身出去找人,一回头,发现叶修正走过来靠着过道对面窗台耷拉着病号服,笑着看着他“紧张什么?我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韩文清拉他坐回床上,叫来医生“你躺了太久,别急着活动。”



直到医生说没事儿了,韩文清才彻底放下心来。



“老韩,我想出院,我都知道了,我什么也不想听。”



“好,回家养,一切都解决好了,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 —End



— — — —

我觉得我这人说话害怕,过年点文写了篇老叶手伤的还在想自己没伤过,结果前一阵摔了一跤骨折了,刚好就是左手腕,还好赶在高考前好了个差不多……还有高考前写的老叶夏天十几度冻的膝盖疼,结果高考这两天十几度给我冻傻了😂


复健,意见建议评论走一波~谢谢啦~

评论(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