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我没喝多!我没摔跤!手……我不知道!

点文来啦!新年快乐啊!

@莫听穿林的扭手  @苏苏苏的放烟花  @没事就懵B的喝酒       快来查收!希望不嫌弃!

——————

除夕一大早叶修就跟韩文清回到了韩文清家里,今年他们说好了一起在韩家过年。

大包小包拎了好多东西回去,韩爸韩妈很是开心。韩叶二人帮助二老忙活了一天准备年夜饭。

晚上摆好年夜饭,打开电视,春晚已经开始,还是熟悉的主持人,还是一贯的喜气洋洋,其实他们都对春晚没什么兴趣,习惯而已。

韩爸爸很开心开了瓶酒,本地的孔府家酿。叶修这两年酒量有长进,不再是一杯倒,但还是喝不了多少,韩爸爸平时也不太喝酒,但是今天高兴,拉着两个人不停喝。

“小叶啊,我们文清脾气随我了,直,而且不太会疼人,你妈,不是,你阿姨啊,老是批评我,你们俩要好好磨合,相互照顾,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啊。”韩爸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拍着叶修肩膀。

叶修点头想开口却被韩文清打断“叶修,叫爸妈吧,爸妈,你们看怎么样。”

韩妈妈笑着不停点头,韩爸爸也是连声说好。

叶修站起身,但喝的有点多有些晕乎,站起来一个趔趄韩文清赶紧伸手扶了一下。

叶修推开韩文清认真的鞠了两个躬“爸,妈,你们放心。”

“爸妈,放心。”韩文清也跟着站起来,鞠躬。

“爸,妈。”叶修端起酒杯 “老韩” 与韩文清相视。四杯相碰,一饮而尽。

饭桌上气氛一直很好,吃完饭后,韩文清说带着叶修出门醒醒酒看看烟花。

叶修确实是酒量见长,放在当年早睡得不知今夕何夕了。“老韩,我……我要放烟花。”叶修脸红扑扑的说话有些大舌头,手挂在韩文清肩上。

韩文清给他系好围巾然后顺手从门口架子上抄走两样东西“好好好,走,带你放炮去 ”。

下楼没走多远“嘭,嘭”两声,两个烟花在天空炸开。

“叶修快看。”韩文清拉住叶修让他抬头看烟花。

“恩?谁放的!谁让他放的!我还没点火呢,他怎么就炸了!”叶修一脸疑惑又有些生气。

“算了,不看了,放你的炮去。”

“啊,那不是我的吗?不是我的你让我看什么!”叶修甩开韩文清。

韩文清无奈,叶修这喝多了怎么还开始耍赖了。

韩文清拿出了他刚拿的两样东西“今年管的严,没什么卖烟花爆竹的,就这了,昨天亲戚家小孩子拿来的。”

两盒摔炮两个烟火棒,烟火棒看起来更像一个鼠尾草,不大但做的精致,装上电池打开开关,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彩依次变换,绚丽但不刺眼。

叶修盯着看了一会儿“老韩,你这个好,嘿,还能变色。”

韩文清递给叶修一个,叶修胡乱摁了把开关,换了个频率“呦呵,还能闪。”

叶修玩了一会“它怎么不灭?”

韩文清帮他关上开关“灭了。”

“哦,炮给我。”叶修拿起摔炮就全身摸打火机。

“不用点,这样”韩文清拿起一个炮,使劲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响,一个小火花。

“给我。”叶修端过一盒,试了几个“嗯,不错。”突然撤开几步拿了一个朝韩文清扔去“啪”在韩文清脚下炸开,叶修撒腿就跑,跑了几步发现韩文清没有追过来,转过身喊了句“你别过来啊。”又朝韩文清扔了两个“啪啪”转身就跑。

韩文清本来就没想去理他,他觉得这样的叶修还挺可爱的。但是叶修却突然向前扑去,韩文清瞳孔骤缩朝叶修跑了过去“叶修!”

叶修本来跑的挺欢实的但回头看韩文清时没注意脚下加上本来就喝多了重心不稳,直接被绊倒在地上滚了一圈,炮甩在旁边还啪啪炸了几个。叶修倒在地上捂住左手“啊,老韩!”

韩文清跑到跟前扶起叶修“怎么了!手怎么了!”

“老韩!手疼!”叶修捂着手痛苦的蜷缩在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发现叶修的左手腕有些异常的变形,感觉情况不妙,一把抄起叶修“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韩文清开得飞快好在除夕夜路上车并不多,叶修疼得酒醒了些但还是脑子不太清楚,完全不像平时,一直在哼哼唧唧“老韩,我手疼啊,我手是不是断了啊,断了我可怎么打荣耀啊。”

韩文清开着车没办法帮他只能出声安慰“不会的!不会断的!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再忍忍。”

“啊啊啊,我的手好疼啊,老韩我好疼啊……”

叶修越喊韩文清脸越黑,可是叶修这会儿哪有功夫理韩文清脸黑不黑,自己先喊痛快了,所以到医院急诊时,韩文清身上的气场直接把医生吓愣住了,直到叶修又喊了句“老韩,疼……”医生才反应过来赶紧处理伤员。

叶修的左手腕肿起而且有些畸形,稍微一动就一阵剧痛,值班的有骨科大夫,检查后确定是脱臼了,需要复位然后固定。

医生示意韩文清固定住叶修,他要进行复位。韩文清从身后抱住叶修,医生一手握住上臂下端,一手握住手腕。

叶修疼得倒吸凉气,韩文清狠狠的瞪着医生。

“放松放松,一次接不好更受罪,我轻轻的,轻轻的,啊,来。”医生握住患肢手臂连续做前臂旋后,直到听到清脆的弹响声。

“啊!”叶修一声尖叫后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右手握着韩文清指甲嵌入了韩文清的手背,韩文清感觉到怀里人身体剧烈的颤抖,他痛苦的闭上眼,收紧手臂,直到医生说好了,他才松了劲,叶修直接瘫倒在了他怀里。

“试着活动活动”医生说,医生看没有问题了就给叶修上夹板固定。

韩文清伸手擦去叶修额头上的汗,额发都湿透了“好了没事儿了,接好了就不疼了。”

叶修闭着眼睛喘息,没有回应。韩文清亲了下叶修的额头,叶修睁开了些眼。

医生给叶修固定好又去给叶修开了些口腹的药,叮嘱了许多注意事项,然后告知三周后来拆夹板。韩文清谢过医生后带着叶修离开了。

“怎么样?还疼不疼了?”韩文清帮叶修系好安全带问。

“不疼了,哥多么金贵的手啊,得亏是退役了。”叶修经过这么一折腾,酒是彻底醒了,还饶有兴趣的研究他的夹板。

“别乱动,刚医生说什么都没听吗?”

“你听了不就行了,反正都有你看着呢。”叶修一副事不关己。

韩文清刚准备说两句,手机突然想了,一看,是韩妈妈打来的“坏了,忘了跟爸妈说了,估计等急了。”

“那赶紧接啊。”

韩文清简单交代了下,说已经处理好准备回来,韩妈妈让把手机给叶修“小叶啊,疼坏了吧,现在怎么样啊,赶紧回来让妈看看,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文清也真是,你喝了酒还带你出去,遭多大罪啊……”

“妈,已经处理好了,不疼了,您放心吧,跟爸说一声儿我们马上就回来了。”

韩妈妈又跟韩文清说了几句挂掉了电话。

“妈批评我,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大人了还能让你伤着。”

“就是啊,你怎么回事儿!刚跟爸妈说好的相互照顾,你就让我受伤,你说怎么办。”

“你说吧,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叶修挑起眉毛问。

“什么都行。”

“那……我们韩队长以身相许怎么样?”

韩文清停下手中动作,转过头看着叶修,过了一会儿,解开了安全带,小心翼翼避开叶修的左手,吻了过去。

“好……”

评论(12)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