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脑子是个好东西

#脑震荡

#我这清奇的画风大概都习惯了吧

——

大铁门都见过吧,两扇大门关起来,中间开个小门供人进出。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韩文清带叶修出门散步逛街。叶修突发奇想,想到韩文清上过的学校去看看。韩文清领着叶修去了他的小学。

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有些偏僻的巷子里找到了传说中的韩文清的母校。

学校看着年头不小了大铁门虽然新刷了漆,但是能看出底下斑驳的锈迹,而且现在用大铁门的本来就很少了,都是一水的电动门。教学楼没有粉刷,原来的淡粉淡蓝都已经变黄。

韩文清想带叶修进去,但是节假日里校门紧锁,传达室的老大爷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他们在门外操场上走了走准备离开,却看到老大爷慢慢悠悠晃了过来。

大爷边走边点烟,看来刚刚是去小卖部买烟去了。“诶,你们俩干嘛呀?”大爷看见二人在校门口晃悠就问。

“陈大爷!您还在这儿呢!您记得我吗?我是韩文清,我回学校来看看。”韩文清看到当年他上小学那会儿就在的门卫大爷很是激动。

“文清啊……不记得了,人老了,不中用了……行,回来看看好啊,我给你们开门。”

大爷打开了中间的小门,推开时吱呀作响“你们进去看吧,走的时候过来跟我说一声儿,我锁门。”

“好嘞,谢谢大爷!”

二人进了门,叶修看到旁边的知名校友栏“呦,怎么没有我们韩队啊,荣耀神级选手,霸图战队队长,冠军在手,多厉害,多知名啊,不行,我得给学校建议建议,把咱韩队长添上。”叶修逮着机会使劲嘲讽韩文清。

韩文清不吃他这一套,特别认真的回答“影响不好,这里介绍这些人,是为了激励孩子们学习的。说实话,父母大都希望子女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不会愿意让他们辍学去当一个电竞选手。虽然电竞事业在不断发展,但现阶段还是不被许多普通人接受。我们有幸能获得现在这般荣耀,但是普通人毕竟是多数。就说乔一帆,如果当时没有你发现,他现在会是什么样?”

“诶……好了好了,哥就开个玩笑,走吧,去教学楼转转。”

韩文清带着叶修找到了他以前呆过的教室“我上学那会儿可不是这样的,两个人一张长桌,一个长凳,桌子上坑坑洼洼的,板凳上也是,经常一写字就戳个洞,必须垫东西,而且站起来的时候要注意,一个不小心你同桌可能就翻到在地了,哈哈,哪像现在这么好啊,单人单桌,桌面平整,现在每个教室还配备着多媒体呢。这么多年来外面倒是没变,但是这个教学设施确实是进步了不少啊。”

“嗯,却实,不知道我当年的学校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叶修点头回答

“有机会去看看。”

他们又在校园四处转了转,叶修鞋带开了蹲下来系鞋带,韩文清就先出去找陈大爷了。

韩文清跟大爷聊着天出来看叶修还在四处乱看没有出来就冲他喊“叶修,快点出来吧,陈大爷要关门了。”

“好”叶修跑向门口,在过门槛的时候特别帅气的一个起跳。“咣”的一声,头磕在了铁门上沿直接躺倒在地。

这一下磕的韩文清心惊肉跳,磕的大铁门整个摇晃,把叶修自己也磕晕了,躺在地上半天没反应,韩文清和陈大爷吓得赶紧往来跑。

“叶修!”

“诶哟,这个小伙子,你蹦什么嘛。”

叶修慢慢恢复了意识,捂着头顶坐起来,然后把手拿下来看看,还好,没流血,他还以为他正一脸血看着老韩呢。

韩文清感觉摸上他的头,已经鼓起一个包了,揉了一下“嘶……疼……”叶修疼得呲牙咧嘴。

“怎么样,要去医院吗?”陈大爷过来问。

“没事儿,唔……”叶修突然捂住了嘴,但是没忍住吐了出来。

韩文清看着叶修变得惨白的脸和有些失焦的瞳孔“怎么样!”

“头晕,很疼,恶心”叶修闭上眼睛想缓解这波眩晕。

“文清啊,赶紧送医院吧,这儿我收拾,你别管了。”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以后再来看您。”

韩文清抱起叶修就往医院走,他记得这附近有个社区医院。他抱起叶修的那一下叶修的脸又白了几分“叶修,忍一忍,医院很近。”韩文清尽可能的保持平稳,不让叶修更难受,但晃动实在避免不了,半路上叶修又吐了一次。

“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还是更难受了。”韩文清焦急地问。

叶修恶心的说不出话想摇头,但刚偏了个角度脑仁就疼得不行,他只能捏了下韩文清握着自己的手。

韩文清抱起他继续走,拐了个弯看到了社区医院,他给医生描述了下情况医生带叶修去做了脑CT和脑电图,最后确诊是轻度脑震荡,先住院观察两天。

护士给叶修输上液又拿了冰袋让韩文清给叶修头顶的大包冷敷。

“叶修你怎么这么厉害,能把自己磕成脑震荡,还有你当时为什么要跳,门那么小。”韩文清心疼之余觉得有些好笑。

“别跟哥说话,哥这会儿谁都不想理。”叶修也觉得这回真是蠢到家了。

“震惊!荣耀教科书叶修自己磕出脑震荡住院,还有这种操作!”韩文清难得开一次玩笑。

“韩文清!我现在头更疼了!”

“好了,不气你了,我这不是在给你冰敷嘛。你睡一会儿吧。”

“头疼,恶心,睡不着。”叶修用没扎针的那只手揉了揉额角,但丝毫没有缓解。

“那就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想吐就跟我说。”韩文清抓住他的手放下,换用自己的手给他轻揉。

观察了两天,叶修情况好了些,也没有发现其他类似脑出血,颅内血肿的症状,医生说可以回家休养了,交代了一大堆,卧床休息一周,避免喧哗吵闹,减少脑力劳动,尽量少思考问题,不要看电视,少用手机,不要阅读长篇文章,还说什么闲暇时可以欣赏旋律优美平和的音乐,使思维得到放松。

韩文清认真的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表示一定会照做。医生还说要是发现恶化,一定要马上去医院检查。

韩文清谢过医生带叶修回了家。

回到家,韩文清让叶修上床上躺着,他把粥熬上后就去陪叶修。

“叶修,手机没收”韩文清靠在床边。

“拿去,反正哥也不怎么玩用”叶修非常爽快的递过手机。

“帐号卡没收。”

“不行!你放心,我不玩,我能控制住自己。”

“我不相信你,帐号卡拿来。”

“韩文清,这是我的人身自由,你不能剥夺!”

“拿来,叶修,你的健康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就两周,好好听医生的话卧床静养,难道你希望留下什么后遗症影响你以后玩荣耀吗?”

“这……那好吧……就两周……说好了……”

“嗯,两周后去复查一下,医生说没事儿了我就还你。”

“好。”

韩文清给叶修掖好被角“你睡会儿吧,饭好了教你。”

“嗯。”

评论(1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