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小气管儿呦(下)

#过敏性支气管哮喘,冷空气过敏

#亲身感受,恩!

——

韩文清抱着叶修没睡多久,叶修又开始咳嗽了,因为刚刚那会儿开着窗户,呼吸又剧烈,吸进去不少凉气。

“咳咳……咳咳……咳……”叶修自己咳醒了过来。他伸出一只手捂着嘴“咳……咳咳……”他以为韩文清睡着了,就想压住自己的咳嗽声,捂着嘴埋进被子里。刻意的压制让他的身体随着咳嗽剧烈颤抖。

“叶修。”韩文清把叶修从被子里捞了出来,让他枕着自己胳膊,一只手轻轻给他拍背“别硬忍着,痒就咳出来。”

“咳咳……嘶……咳咳……”

叶修每一次吸气都伴随着尖利的哮鸣音,他抓紧咳嗽的间隙吸气,然而吸气又激起了下一次咳嗽,恶性循环。韩文清很是心疼,但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办法,他想让叶修喝口热水稍微压一压,可是咳嗽太密集,喝水直接呛住了。叶修咳的满脸通红,硬生生逼出几滴生理泪。

“没事儿,没事儿,马上就好了,马上就不难受了。”

叶修觉得连脖子外面都痒的难受就伸手去抓,抓红了一片,韩文清抓住他的手“别抓,一会儿抓破了,我拿毛巾给你擦擦。”

“咳咳……嘶……咳咳咳……嘶……咳咳”

韩文清抱紧叶修“马上就过去了,马上就好了,没事儿啊。”

其实叶修并没有太过紧张,毕竟从小的毛病,咳一会儿就好了,他特别想说哥没事儿,哥都习惯了,可是咳嗽得说不出话。倒是韩文清,比叶修紧张得多,叶修觉得韩文清这样安慰自己,其实也是在安慰他自己,他在通过这种方式让他放松,不要再让自己感觉到他的不安和无措,从而给自己带来压力。

“咳咳……老韩……咳……哥没事儿……”

“嗯,我把阿斯美拿来你吃一个吧,不长期吃没事儿的,而且你现在也不用担心它会影响你的注意力。”

叶修点头。

吃药,喝热水,韩文清又抱着叶修换了好一会儿,叶修的咳嗽才慢慢止住了。

“呼……”叶修长出一口气“刚咳嗽的哥眼冒金星,终于活过来了。”

“叶修……”韩文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怎么了?”叶修知道他是想要安慰自己。

“没事儿,睡会儿吧。”

叶修听话的闭上眼,韩文清陪了他一会儿,起身,叶修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韩文清拍拍他的手“你自己睡会儿,我去做晚饭。”

收回手,继续睡觉。

晚饭做好,韩文清叫叶修起来吃饭,饭桌上“叶修,我明早带你去看中医。”

叶修一口稀饭没咽下去呛住了咳了两声“什么!我不去!”

“不行,已经约好了。”韩文清非常严肃。

“老韩~”叶修企图卖萌打动老韩。

“不行,这是我托新杰预约好的,虽然没办法治愈,但是能缓解症状,我不想再让你这么难受了。”

叶修看韩文清那么认真“好吧,可是中药好难喝啊。”

“我问好了,你先喝几副,后面可以给你汆成药丸。”

“行吧,老韩,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儿上,哥就从你一次。”

“你平时哪次不从我?”韩文清挑眉问。

“咳,吃饭吃饭。”

第二天在医馆里,叶修非得让老中医给韩文清也开了几副药,美其名曰调理身体,其实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苦。

医馆可以把药熬好分成小包装,喝的时候热就行,但是韩文清坚持自己熬药。所以一段时间里家里都飘散着药香,还有两个人苦大仇深的人对坐干完一大碗中药。

——

我考完了!

可是凉了,有没有亲爱的给唱个凉凉的……

评论(10)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