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小气管儿呦(上)

#过敏性支气管哮喘,冷空气过敏

#这篇可是我的亲身感受!冬天真是痛苦啊!

——

叶修讨厌冬天。

为什么呢?因为他可怜的小气管。

只要凉气一吸多,就咳嗽个不停,但是过敏反应嘛,来的猛,但没什么大事儿,咳那么个把小时,缓一缓,还是能换过来的,实在不行,喝点儿热水喷点儿药嘛。

还有一种情况,也不好受,就是老是胸闷气短,感觉气不够喘,特别是气压低的时候。

这难受起来手指甲盖儿从半月痕那里开始发紫,跟中毒似的,使劲儿深呼吸也感觉气喘不到底儿,难受,有时候双手全部发麻使劲儿掐都没什么感觉,真是影响操作。

这么说起来其实夏天也不好受,空调一直吹着,一直说话指挥,大笑几声,过一会儿都得咳嗽。春天雨多,气压一低就不舒服。这秋天吧,说着秋高气爽气压高呢,可这天儿又慢慢凉了。总之我们老叶啊,一年四季都有不好受的时候。

这两天一直在下雨,淅淅沥沥像是天漏了一样怎么都不停。叶修窝在房间里下副本,就感觉不太舒服,他深知自己这毛病,起身给自己开了点儿窗,想着加速一下空气流动说不定能好点儿。

过了一会儿,那种气不够喘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手也开始发麻了,他看了眼自己已经有些发紫的指甲盖,叹了口气,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没用,还是麻。好在最后一个boss了,一鼓作气,很快打完出了本。

喘息越来越重,猛喘几口气没有缓解胸口的憋闷,却是头也开始发晕,手跟胳膊越来越麻,这可不行啊,叶修心想。他拉开抽屉想拿平时用的药,却摸了个空。是了,上次用完扔了,一直忘记买了,这叫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韩文清今天有事儿出去了,他挣扎了一会儿感觉这次却实比较严重,摸出手机给韩文清播了电话。

“喂,老韩啊。”叶修尽力稳住喘息。

“恩,怎么了,干什么呢?”韩文清那边有些嘈杂。

“刚下了个本,那什么,你现在忙不?”

韩文清说了句稍等,走到个安静的地方“还好,有什么事儿吗?”

“哦,那个,我有点儿难受,喷雾上次用完扔了,你能帮我买个拿回来吗,要耽误你事儿就算了。”

这一安静下来,韩文清就听到了叶修有些颤抖的声音和刻意压制的喘息,韩文清一看这天儿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平时一般难受的时候都不吭气儿,药也不喷,这次能主动找药甚至打电话让自己买了送回去,可见是比较严重了。别看他平时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能不让人操心绝对不让人操心。

韩文清有些担心“怎么样,还能行吗,我马上回来,现在什么感觉?”

“就平时那样,还有点头晕”

“叶修,深呼吸,别憋着自己,电话别挂,但是你少说点儿话,我现在已经下楼了,我们大楼旁边就有药店,我很快就回来了。”

“好……”剩下的就是喘气声。

韩文清以最快速度买药,开上车,奔回家。

叶修觉得自己好难受啊,缺氧头晕让感官更模糊了,眼前也不太清楚了,他努力喘息着,听着电话里传来的韩文清的声音,韩文清怕他休克,每隔一分钟都要叫他一下让他应一声。

“叶修”

“嗯……”又是一分钟过去了,他在心里想着韩文清怎么还不回来。

韩文清像是知道了他的想法“我到咱家楼下了,马上就上来了,你坚持住。”不到十秒叶修就听到了韩文清咚咚咚的脚步声和开门声。

韩文清跑到书房,叶修就那样伏在桌子上,上身起伏着努力喘气。

“叶修!”

叶修抬起头,额头都是汗,眼神发虚,脸色发青,嘴唇发紫,韩文清赶紧给他喷了药,又拿出刚买的便携式氧气瓶让人靠在自己怀里,慢慢吸氧缓解,他一手扶着氧气瓶,一手给叶修抚胸口顺气,过了好一会了,他感觉手下人胸口的起伏不那么剧烈了,又换手给叶修捏手捏胳膊,那么好看的手,白皙修长,现在不仅指甲全紫了,整个手也发紫,双手冰凉,手心全是汗和他自己掐出来的痕迹。

“好了,老韩,没事儿了。”叶修动了动想从韩文清怀里起来。

“别动,还不行,再吸会儿,你可吓死我了,你自己扶着,我去拿热毛巾给你擦擦。”

韩文清抱起叶修“你抱我干嘛,我能走”

“听话!”放到卧室床上,这会儿躺着难受,韩文清给垫了枕头让叶修靠在床头,他去端了盆热水拿了毛巾来。

韩文清细细的给叶修擦了脸和脖子,然后用热毛巾捂住了双手“还麻吗?”

“好多了。”

韩文清放下毛巾,给人盖好被子“睡一会儿吧,我把水到了来陪你。”

叶修没说话,点头,然后缩进被子里。

评论(18)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