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裂魂】不负责任的日常(五)

#圈地自萌,不上升三次

——

早上,裂天买了腊八粥回来,看到小魂还懒在床上,直接把冻的冰凉的手伸进被窝。

“啊!”意料之中的一声惨叫。“裂天你要死啊!”

“冻死我了,快让我暖暖。”

小魂到底是心疼,拉过裂天的双手放到怀里捂着“怎么这么冰。”

“下雪了啊,别睡了,吃完饭下楼看雪去,对了,今儿是腊八,我专门出去买了腊八粥,赶紧起,我去热一下。”抽出手走向厨房。

小魂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哇,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天上还在不断往下飘着纷纷扬扬的。脑中不自觉响起“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然后哼着歌儿洗漱,吃饭。

裂天看他自带bgm的出场,笑了。

“笑什么笑什么!不好听吗?”

“好听好听,我魂儿唱歌最好听了!”

“嗯,这还差不多。”小魂拿起勺子尝了一口腊八粥“嗯!好喝!这里面好多东西啊”

“是啊,十几种呢,江米小米薏米枣泥,红豆栗子瓜子花生,桃仁杏仁莲子葡萄干,再配上白糖红糖仔细熬的,能不好喝嘛。”

“老裂可以啊,悄悄告诉我背了多久”

裂天嘿嘿一笑“刚买粥的时候特意问的老板,回来路上记熟的,你再尝尝这个。”

小魂看着裂天把一碗蓝绿蓝绿的东西推到他眼前“这……这是什么?”

“腊八蒜啊,你没吃过吗?”

“我……没敢吃过,它长的太,太漂亮了,我,不忍心,下口。”

裂天看他那畏惧的样子“颜色确实挺诡异,但味道挺好,我刚尝过了。”

小魂看他一脸期待“我……”

“嗯”一脸鼓励的表情。

“我……”夹起一块,然后塞到裂天嘴里“老裂好吃你就多吃点!”

“……”裂天嚼着蒜盯着小魂,小魂装没看见低头喝粥。

吃过饭,穿戴厚实,下楼赏雪。

裂天看着小魂在雪地里踩脚印,突然玩心大起,团了一个雪球就朝小魂砸去。真可谓是快,准,狠,雪球啪的一声在小魂头上炸开。

在小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裂天的第二个雪球到了,这次砸在了身上,小魂猛地回头“裂天你完了!”蹲身团雪球,砸了过去。于是两个大男人就愉快的在雪地里玩起了扔雪球。

刚开始是势均力敌,然后局势慢慢倒向裂天,小魂扔得很快但准头不高,多数砸在了地上,而裂天就胜在准头,虽然比较慢但一砸一个准,小魂觉得自己该想个办法扭转一下局面了。

他变砸边往旁边跑,突然一个趔趄,坐倒在地,裂天一个雪球落在他旁边,他却是捂着脚踝没能站起来。

“怎么了?”裂天扔掉手里的雪球问。

“好像是扭到脚了,嘶,疼。”小魂尝试站了一下,没成功又坐在了雪地里。

“你别动你别动,我过来扶你。”裂天小步跑过来。

在裂天快要到小魂面前时,小魂突然站起来,抓起一把雪,朝裂天领子里塞了过去,然后迅速跑远“哈哈哈哈,老裂怎么样,是不是透心凉,哈哈……”

裂天刚看见他站起来还在想怎么自己站起来了下一秒就被人灌了满衣领的雪“你居然敢骗我!”

“是你太蠢了,这样都能上当。”小魂走近一起帮他拍掉身上的雪。

“你用你自己下套,我怎么能不上当,嗯?”伸手箍住小魂,在耳边问,顺便咬了一下小魂被冻的通红的耳朵。

“干嘛干嘛,大庭广众的,快放开,你要干什么回家再说。”小魂忙着挣扎推开他。

“好啊,上楼。”裂天拉起小魂的手,快速上楼回家。

腊八,初雪,是个好日子,裂天心想。

——

嗓子疼说不出话
腊八粥咸的也挺好喝,就当我是腊八发的吧……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