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王喻】沈浮(一)

#古风paro

#神医王×道长喻

——

清晨,阳光初透云层,落在一方小院。王神医推开房门,背上药筐,上山采药。

王杰希住在离京城不远的一座小山脚下,因医术高超远近闻名被称为王神医,也时常会有一些京城中人来找他瞧病,这日子过得也算富裕。

他背靠青山,每天清晨必上山采药,这天他照旧上山,却在半山腰上遇到一人倒在草丛中,这人一身白衣已沾满了泥土和血迹,干净处潮湿沾满露水,怕是昏迷了有半晚。

他走近发现人伤在后心,从右肩到左腰一道长长的刀伤,肩部最重,深可见骨。王神医皱起眉头,查看伤口,这人伤口胡乱糊着几把泥和着草,也因此已经止血。王神医眉头微舒,昏迷前还知道止血保命,不错。

王神医本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医者仁心,把人抗回小院儿,细细清洗了伤口,用银针挨个挑出了伤口里的草籽儿,小石块,上药包扎,顺便给换了身衣裳。这人身上滚烫,因受了这半夜的寒气和伤口感染,已开始发热,王神医抓了药又多加了几味补血的药材,熬好给人灌了下去。后几天,仍是换药,施针,灌药。

这人醒来是在第三日快中午,王神医刚采完药进门就听到屋内有声响。那人房中是张竹床,稍微一动就带响。因伤在后背这几日都是趴着,王神医进来时,他正曲着左肘尝试起身,因扯着伤口,疼的皱了眉。

“你先别急着起,伤口太深,才刚愈合些许,你需要什么我帮你拿,喝水吗?”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那人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

“多谢,贫道喻文州,广县岚宇观人,云游四海,不料遭歹人残害,幸得公子搭救,保住性命,救命之恩,难以为报,贫道全凭公子安排。”声音很是虚弱,却很坚定。

“在下王杰希,寻常大夫而已,道长勿言听凭差遣,其实最该谢自己,若不是那把泥土止血,纵我有神医之名,也回天乏术。你且好生休养,治伤之事,就照价付钱吧,你的衣服我处理了,东西在桌上,你看看缺什么,钱袋怕是被劫走了,所以我也不急要,一切等你伤好再说。”

“多谢王神医,我……”

“道长还有何事?”

“我想,解手。”

王杰希微怔,知他为何要起身了。“好,慢慢来,你别太用力,我扶你起来。”

喻文州伤的太重,没法用力,只能靠王杰希将他扶起,站起来,发现因为失血太多,双腿发虚无法自己站立,整个身子都倚在王杰希身上。

“麻烦了”喻文州有些抱歉。

“无事”王杰希看他那样苍白的脸色,带着温和的笑,莫名的就心里一软。医者见多了生死,王杰希觉得自己不是个心肠柔软的人,但看见他这副样子,就是想好好照顾,好让人早些好起来。“一会儿给熬点猪肝汤补补吧”王杰希心想。

他们慢慢走到茅房“如何,站的住吗?”王杰希询问

“怕是要麻烦了”喻文州微笑。

“无妨。”王杰希扶他进去,被过身站着,待他完事后,又扶回房里,帮他趴下“趴着虽然难受,但也没办法,再忍几天,你再睡会儿,我去备饭,一会端给你。”

“多谢。”喻文州抬头道谢,顺便瞧见了王杰希耳根还有些未及褪尽的微红,转过头勾起嘴角。待王杰希出门,也实是无力支撑,又睡了过去。

正午时分,王杰希先自己吃过饭然后端着给喻文州熬的小米粥和一小碗猪肝汤进了喻文州屋里“喻道长,起来吃些东西再睡。”

他看到那人先是抿唇皱眉像是在抵抗睡意,然后慢慢睁眼,转动眼珠,在看到他后,眼神渐渐清明,给了他个微笑“好。”

“像只猫。”王杰希心想。

王杰希先端过粥放在喻文州面前“先喝点粥,一会儿喝汤。”喻文州漂亮细白的手拿起勺子却是有些颤抖。

“还是我喂你吧”王杰希接过碗坐到喻文州身边。

“麻烦了。”

等粥喝了小半碗,王杰希让喻文州喝汤。喻文州吃了几口,便不愿吃了。

“这里面我加了药材,对你身体有好处,你最好能吃完。”

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点头,继续努力吃,吃过饭完喻文州又睡去,王杰希自去收拾东西,晾晒药材了。

下午王杰是给喻文州熬药时突然听到喻文州房内一阵板凳翻倒的声音,忙去查看。他刚打开门喻文州就扑倒在他身上,脸色白的吓人比刚醒时还差。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

“我想吐。”喻文州紧捂着嘴挤出三个字。

喻文州把中午吃的那点儿东西全都吐了出来,王杰希避开伤口,轻轻的替他拍背,最后用茶水给漱了口,扶着坐下伸手搭上脉。

“怎么回事”王杰希眉头紧锁。

“怕是中午那猪肝”

“不能吃为何不说?”王杰希声音里带着些怒气,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我本停下不想吃了,你说熬了药材进去,对恢复有益,我便接着吃了。”

王杰希看这人明明难受的紧却还是语气温和还努力给自己撤出个笑,刚刚那些许怒气全化作心疼“唉,也怪我,怪我思虑不周,刚刚一番折腾,伤口又渗血了,我重新包扎一下,如何?能自己坐会儿吗?”喻文州轻点头。

王杰希很快拿了药箱来,替他重新包扎“我再扶你坐会儿吧,这会儿趴下会更难受。”

“嗯”轻轻一声算作回应。

王杰希让喻文州靠着自己,帮他按揉穴位缓解症状,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唇,突然没忍住问“你为何总爱笑?”

“恩?”王杰希问得突然喻文州有些疑惑,反问“那你为何总不笑?”

“无事可笑,无人可笑。”

“世间万物,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亭台楼阁,就无一能入王神医眼吗?我便是人,为何不对我笑呢?神医狭隘了。”

王杰希没搭话,看那人软软的靠着自己,语调轻缓发问也不带凌厉,目光却是带了些狡黠。

“真像只猫。”心中肯定着自己之前的想法。

没过多久,从肩侧传来喻文州沉沉的呼吸声,知道是睡着了,稍微调整一下姿势,轻搂着睡着的人“睡着更像只猫了。”

————

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动手写这篇,最终还是没忍住,第一次尝试古风,要是有什么问题或者建议一定要告诉我啊,希望能收到你们的评论和喜欢啊~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