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一个枣核引发的惨剧

#荣耀教科书倾情诠释囫囵吞枣……

——

韩文清的父母去新疆旅游回来,给他们带了很多葡萄干啊,枣啊,干果啊什么的。东西确实很好,韩文清尝了个枣儿,又大又甜,想着晚饭时候熬进稀饭里。

叶修正忙着帮兴欣抢boss,韩文清做好晚饭叫他都没理。

韩文清走到房间里“吃饭,等会再打。”

“做的什么?”叶修头也不回。

“熬的稀饭,放了我妈拿的枣儿,挺甜。”

“你先吃,我等会儿再吃”

“不行。”

叶修听人语气不太好了,知道再说不吃这人肯定要生气“好好好,吃。”

“你们等我两分钟,我吃个饭。”

叶修冲到餐厅,飞快的喝完稀饭,夹了两口菜,叼着个包子冲回房间。

韩文清“……吃这么快,吃饱了吗。”

“饱啦饱啦,老韩你慢慢吃,明儿早我给你做饭吃”叶修吃着包子含糊不清地说。

“哥回来啦,继续继续,怎么样,来人没。”

“老大你这么快,没来人,别家公会还没发现,这个boss兴欣稳了,哈哈”包子很开心地说。

打完boss又下了两个本,叶修在韩文清的催促下退了游戏,洗澡睡觉。

第二天早上,早饭当然还是韩文清做的。韩文清看叶修吃的很慢,皱着眉头,手时不时揉揉肚子“怎么了?不舒服?”

“恩,肚子有点疼,可能是昨晚吃的太急了。”

“疼得厉害吗?”韩文清有些担心。

“不是很疼,老韩我不想吃了”叶修把碗推给韩文清。

“那就不吃了,你去床上躺躺,我收拾一下给你揉揉。”

韩文清轻轻给揉了揉,叶修感觉稍微舒服了点儿,就让韩文清去忙他的事,自己睡觉了。

叶修是被疼醒的,他觉得事情可能没他想的那么简单,他想用手揉一揉,可是一按更疼了,他想叫韩文清,可是实在是疼得声音飘忽,只有气音,韩文清根本听不到,他想拿桌上的手机,不小心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玻璃杯啪的摔碎在地上,韩文清听到响声走了过来。

韩文清看到叶修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叶修攥紧被子蜷缩在一起,浑身颤抖,额发全湿,脸色惨白,牙关紧咬“叶修!怎么了!胃疼吗?”他想伸手给叶修揉揉,可是刚一用力,叶修直接疼得喊出声来,连眼角都逼出两滴生理泪。

韩文清吓得不敢动,他掰开叶修的手握住,让他掐自己。

叶修强提一口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是胃,比胃靠下。”然后强忍住呻吟,剧烈的喘息。

韩文清拉开被子给叶修裹了件大衣,抱起叶修就往外跑“你撑住,我带你去医院。”

路上叶修没撑住昏了过去。到医院医生简单了解了下情况,给叶修拍了片子,发现了罪魁祸首——枣核。

叶修肠子有一段卡了一个枣核,枣核两头已经穿透了肠壁,情况很危险,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

医生带叶修去做术前准备及麻醉,另有人带韩文清去签署手术确认书。医生问韩文清“你是他什么人?最好能通知家属来。”

“我是他爱人。”

等韩文清处理好一切回到手术室前,叶修已经被推了进去。韩文清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了五个多小时,医生告知他被戳破的那一段肠子需要被切除,然后进行缝合。

韩文清真的是自责的要死,为什么要催他吃饭,为什么熬稀饭的时候没去了枣核,为什么在他说肚子疼的时候没第一时间带他来医院检查,还给他揉肚子,肠壁都戳破了。

叶修被推出来时已是傍晚,浑身插满各种管子,因为全麻,直接被推进了复苏室。

韩文清看到了那个枣核,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大那么尖的枣核,就那样血淋淋的躺在托盘里,昭示着主人因为他遭受到的痛苦。韩文清要来了这枚枣核。

韩文清打电话给张新杰,麻烦他去家里取些东西来,自己要守着叶修,张新杰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张新杰是跟林敬言一起来的,来时还给韩文清带了份儿晚饭,韩文清不吃,二人硬逼着吃了,他必须好好的才能照顾叶修。张新杰要跟他一起守着,韩文清拒绝了,他让二人回去休息,有需要自己会找他们的。两人拗不过韩文清,说好明早来换。

第二天早上张新杰带着早饭来的时候,韩文清还坐在昨晚的那个位置像是一夜没睡。张新杰盯着韩文清吃早饭,林敬言去找医生问情况。

“老韩啊,你回去睡会儿,我们守着,医生说得到下午才能醒,你这样不行啊,这样撑不了几天的,后面醒了全靠你照顾呢。”林敬言回来拍了拍韩文清的背。

“回去休息会儿吧,再收拾收拾前辈住院需要的东西,这儿有我们。”

韩文清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他老是梦见叶修,但却睡了挺久,醒来时已经下午三点了,他收拾好东西去医院,医生说叶修快醒了。

四点五十三分,叶修醒了过来。张新杰看到韩文清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在看到叶修睁开眼后,红了眼眶。

叶修因为插管伤了嗓子,暂时说不了话,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插着氧气管,打着药物及营养液。医生说再观察一晚,要是情况好,明天转普通病房。

叶修神志还不清楚,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转了普通病房,叶修能说话了,但是口齿很不清楚,声音也不太能发出来。第三天医生说可以喝水了,让每两小时给喂一点点水。第四天韩文清的父母来看了叶修,叶修本来没让告诉他们,怕二老担心,但是二老打来电话问枣好不好吃的时候,韩文清告诉了他们情况。

二老确实是心疼坏了,韩文清的妈妈接受了叶修后是真把叶修当儿子疼,当她看到叶修脸色憔悴插着氧气管躺在床上,不能喝水不能吃饭只能靠输营养液,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阿姨,我没事儿,您别担心了啊。”叶修出声安慰韩妈妈。他抬手,手背上扎着针,手还有些颤抖,韩妈妈轻轻托住他的手慢慢的抚着。

“都怪阿姨,都怪文清,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遭这样的罪。”

韩爸爸怕韩妈妈影响叶修的情绪,就把韩妈妈带出了病房,等韩妈妈情绪稳定后才又进去,“文清啊,照顾好小叶,我们先回去了,等通气了给妈说一声,妈给小叶熬点小米粥。”

“好,那我送你们出去。”韩文清起身。

“不用了,你还是守着小叶吧,这里更需要你。”韩爸爸摆摆手拒绝了韩文清。

第五天,叶修终于通气了,能吃饭了,韩妈妈熬了小米粥带来,熬的很细很烂,米香浓郁。叶修五天多没有进食,韩文清给喂了些粥,感觉气色马上好了一些。

经韩文清和韩家爸妈细心照料,一周后叶修出院。从始至终知道实情的也就是韩家爸妈还有张新杰和林敬言。霸图有问起的只说是叶神生病住院了,其他战队的更是一字未透露。

说是不想让人担心,其实是叶修嫌丢人,堂堂荣耀教科书居然被一个枣核戳破肠子,住院手术,说出去太丢人了。

后来韩家做饭放枣都是先切开再去核,那枚罪恶的枣核被韩文清洗净消毒,装了个顶上透明的小盒子放在了博古架上,作以警示。叶修反抗拒绝多次,未果,默默接受。

————

吃东西一定要小心啊,特别要注意鱼刺啊,枣核啊这一类有尖端东西……

评论(27)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