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韩叶/病叶】老韩你可以,陪哥看个病都能吓哭小女生

#最近题目画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

最近天气变化很大,气温骤降,好多人都感冒了。叶修这个战五渣的身体,不出所料的出了问题。

“叶修,起来去医院,你体温比半夜更高了”韩文清有些急,想把叶修拽起来。

叶修挣扎“老韩你别动,哥这会难受,不想动,你让哥睡会儿就好,不用去医院。”鼻音很重,嗓音沙哑。

“你昨晚就这么说的!”

叶修这两天感冒了,一直有些咳嗽流鼻涕,可他没当回事儿,韩文清给他准备的药也没好好吃。

昨天晚上出门去了趟超市,夜里突然开始发烧。韩文清想叫人起来去医院,可是叶修不愿意去,说没事儿温度不高,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韩文清给量了体温确实不高三十七度多,也就信了他的话。韩文清喂叶修吃了感冒药,拿毛巾给他擦了擦身体,抱着人继续睡了。

夜里觉得怀里人不停往自己身上缩,而且体温好像越来越高了,赶紧起来又给量了一次,三十八度多了,叶修又实在叫不起来,他就一直给拿酒精擦,拿冷毛巾敷,进行物理降温,想着早上要是还烧,扛都得给人扛医院去。

韩文清好不容易才把叶修从床上拉起来,给穿好衣服戴好围巾口罩塞进车里。

“老韩,冷。”叶修缩在副驾上。

韩文清伸手拽过放在后座上的毯子,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些。“稍微忍忍,等车跑起来就不冷了。”韩文清有些懊悔,太急了,自己应该先下来热车。

这会儿时间早,医院人还不是很多,叶修觉得坐大厅等太冷,就一直挂在韩文清身上跟他一起排队,好在很快就轮到了。

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让先抽个血化验,两人拿着单子去了血检科。叶修脱了外套挽了袖子露出手肘伸进窗口,韩文清一脸严肃的紧盯着正在找血管的小姑娘动作,姑娘感觉到了韩文清的视线,抬头对视了一眼,吓得一个激灵,连涂碘酒的手都抖了一下。

“老韩你转过去别吓着妹子了,一会儿给我扎偏了”说着叶修感觉臂弯一疼,然后很快姑娘颤抖着说“对不起,我重扎一次。”

“……”叶修感觉韩文清的脸更黑了。

叶修换了个胳膊,姑娘再一次把针头扎进叶修胳膊里,还是没有出血,她把针头拔出来一点点,换了个角度,又扎了进去,还是没扎准。

“没事儿没事儿,妹子稳住,老韩,你看着我,别看针”韩文清转过脸跟叶修对视,叶修捏捏他的手表示安慰,“扎我呢,又不是扎你,你放松。”

小姑娘再一次调整角度,扎进去,然后长出一口气,终于成功了,插上管子集了半管,拔针,按上棉棒,“对不起……”

“没事儿,不疼。”叶修看姑娘都要哭了,也就没逗她。

韩文清给叶修披好衣服,接手摁着棉签,前一个针眼已经止血“疼吗?”

“废话,你试试,抽出来,扎进去,再抽,再扎,哥的胳膊啊。”

“那……我……”韩文清很心疼,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按着棉签的手都松了。叶修看着针眼冒出小小的血珠“摁好!”

因为扎针扎怕了,叶修坚决不打针,老韩难得也同意了,医生给开了些药,感冒不太严重就是吃药好的慢点儿,医生说要是烧退不下去,就必须来医院打针。

回到家韩文清给叶修倒水吃药,然后带回房间睡觉。

“老韩”叶修叫住了准备离开房间的韩文清“你把哥折腾一早上,就不陪哥睡个觉补偿补偿?”

“好。”韩文清没多余的话,直接换睡衣上床。

叶修翻身抱住韩文清,叶修这会儿还在发烧,韩文清身上凉凉的抱上很是舒服,叶修搂着他的人型冰袋,满意地睡了过去。

韩文清也这样搂着叶修,直到他醒来。

叶修醒来时体温已经降了下去他看韩文清还抱着自己,笑着问“老韩,你抱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趁哥睡着对哥做了些什么?”

“是”韩文清一点儿没犹豫。

“……你这么肯定我会怀疑你是不是真做了些什么的。”

“你出了很多汗,我去给你倒杯水喝。”转身就出门。

“韩文清你别跑,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做没做!”

——————

体检抽血抽崩溃……
周末一检,先摸篇文冷静冷静……

评论(17)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