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裂魂】不负责任的日常(三)

#圈地自萌,不上升三次

#接上文(二)

#这周考试更个短小……下周继续~

——

因为上一次生病晕倒,小魂被裂天在家勒令休养了好一阵。

裂天真的是说到做到,每天各种变着法儿给小魂做吃的,一顿没落下,营养丰富,色香味俱全。

小魂每天吃得很满意,也没多少运动量,裂天看着小魂涨上去的体重,非常开心,成就感十足。

这天,小魂惆怅的看着镜子里明显圆了的脸,又摸了把肚子上的软肉,转身对这裂天喊道:“老 裂 我 要 减 肥!”

裂天正端了他刚烤好的小饼干从厨房走了出来“减什么肥啊,一点都不胖。”

“哪里不胖,你看都是肉!”小魂边说边捏自己的脸。

“这还叫胖,有点肉才可爱嘛”裂天也上手捏了捏。“恩,手感不错”裂天心想,没敢说出来。

“我不管,我就是要减肥!裂天,把你的小饼干拿开!”小魂一把拍开他的手。

“没事没事,吃点儿,我刚烤好的,咱从明儿开始减肥。”说着又把小饼干凑近了一些。带着浓郁奶味的香气飘进小魂鼻子里,饼干上还细致的点缀着些蔓越莓干。

小魂捏起一块饼干“那说好了啊,明儿开始减肥,不许再拦我。”

第二天一大早,小魂就起床了,然后开始摇裂天“老裂老裂,快起床,我们去晨跑。”

裂天迷迷糊糊睁开眼“恩?干嘛?”

“晨跑啊,快起,别磨叽啦。”

裂天整个人是懵着被小魂拉下楼的,直到他们走出小区,逐渐被冻透,裂天才反应过来,天这么黑,这么冷,霾这么大,我为什么会跟这个小蠢货出来跑步。

他们慢跑到公园,看到有老人在打打太极拳,小魂愉快的加入了他们,学了两下,各种站不稳,跟不上。裂天看他这副手脚不协调的样子,不厚道的笑了。“老裂我们还是去跑步吧”小魂尴尬的走了过来。

他们沿湖边跑了小半圈,小魂说跑不动了,裂天就拉着他慢慢沿着湖边走,小魂有点喘。

“魂儿,累啊”裂天给顺了顺气。

“嗯”

“那咱不减了好不好”

“不行!必须减,走咱们继续跑”然后就甩开了裂天的手向前跑去。

裂天看着旁边这对牵着小手,低头调笑,还时不时亲个小嘴的小情侣,又看了看已经向前跑走的小魂,心想“魂儿,你看看人家”这趁机吃个豆腐的想法怕是实现不了了。

“魂儿你等等我。”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