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裂魂】不负责任的日常(一)

  #接结婚八天愚人节歌会

  #甜甜甜

  #圈地自萌,不上升三次

————

        歌会结束,裂天揽过小魂,点开了一段录屏,正是他们开场时候唱的《如我西沉》。

        “谁一身白苍,坐在了巨人肩膀……”

        “呦,魂总好攻啊。”

        “那可不。”裂天夸他攻,小魂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等到了裂天那段,他一开口,公屏就炸了,“裂魂”刷的停不下来。

        “小魂你快看公屏发的是什么呀……我瞅瞅……好像是裂魂吧……看来在公屏心里还是裂天大大更攻啊。”

        小魂挣着要脱离他“谁说的,你没看到刚刚有刷魂裂的吗!你看你看!魂总最攻”

        “好好好,我魂最攻。”裂天收紧了手,让他安静坐着。

        “撑shan走过的路,好像没那么漫长……”

        “来,魂儿,跟我念,伞,san,伞,撑伞”裂天凑在小魂耳边,故意压低声音,拉长调子,一字一顿,带着温热的气息拂过小魂的耳根,小魂瞬间就红了耳朵。裂天怕他跑,直接环紧了手臂。

        “我就念shan了怎么了!哎呀你轻点儿,你不热嘛!”小魂嫌弃的说着,还拍了把裂天的大腿。

        视频到了小魂进错的那一段,“哈哈哈,魂儿你那一声尴尬又不失可爱的笑让我差点儿没绷住。让你不好好彩排,翻车了吧……哈哈哈,魂儿你太可爱了……”

        裂天笑得停不下来,小魂气成了河豚,直接奋力挣脱那人怀抱,摔门去床上躺着了。

        裂天看人炸毛了,就赶紧过去哄。“怎么,还生气了,我就开个玩笑,走,咱洗澡睡觉。”裂天蹲在床边想拉小魂起来,却被小魂一把拍开。

        “呦呵,还来劲。”说着就翻身压上他吻了下去。刚开始小魂还在挣扎,直到裂天将他吻的眼前发黑才松开了他。

        小魂大口大口的倒腾气儿,裂天把他拉了起来。“好了,不生气了,魂总最攻,魂总最棒!这么晚了,魂总我们洗澡睡觉吧。”

        “嗯……”气还没喘匀的小魂低声回答。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