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叶黄】 一见钟情

#网络写手叶×自由摄影黄

#HE

       "老叶老叶,你再往前走走。对对对,再走走,再走走,好,停,就这样。你先别转回来,我拍张背影。好现在转过来,ok,老叶你脸能不能不那么臭。"叶修竖起中指,"离那么远看的清脸嘛。"黄少天张这个动作也拍了下来,冰岛,斯卡加峡湾,漫天红霞衬着夕阳下深蓝的海水拍打着海岸线。穿黄T恤的少年正举着相机,对着白T恤的少年,指挥着他拍照,时不时传来阵阵嬉闹笑骂声,黄衣少年喋喋不休的说完一段话后,突然停下,等了两秒问道,"老叶,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我的呢?"
       
        叶修是个网络写手,ID君莫笑。定期在微博上更文,主推古风武侠连载,有时也写一些其他设定的短片,文笔很好,文风大气,很受好评,有许多粉丝。但他从来只是更文不艾特不翻评论牌子,也没有作者碎碎念。大家不知道他的性别,但一众根据文风推定是个男的,也没有照片,不知道所在地,也不知道兴趣爱好,微博只更文,其他什么都没有。就这神秘感,也为他圈粉无数,其实就是个什么都不干的死宅。

        黄少天是个自由摄影师,微博认证知名摄影博主ID夜雨声烦,喜欢满世界乱跑去采风。拍风景,拍人像,自己创新拍一些有趣的东西,构图新奇极富创造力善于抓住各种时机来拍摄创作,但他与叶修完全相反,每天创作的碎碎念比他九宫格的图片都长,回复评论很积极。就看他那大段大段回复粉丝评论,不熟的觉得,哇大大好认真好亲切,这么认真地回复粉丝,粉久了,哦,其实就是个话唠。

        叶黄二人很久前就互粉过啦,并且就住同一个小区,只是互不相识,叶修一向神秘,黄少天看他文也常评论,当然从未被回复过,叶修也一直很喜欢黄少天的摄影,当然从未转评过。那天机缘巧合,叶修更了文准备吃晚饭,打开冰箱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就到楼下的便利店去买,刚好黄少也在买东西,他站在货架前看完更新后回复到,"哇哇哇大大更新啦,好坑啊,这波卡的我玻璃心都要碎了,等更等更等更……"发完伸手拿货架上的牛奶,叶修听到手机提示音就掏出来看,哦,是夜雨声烦的回复。"啪""啊对不起对不起。"叶修低头看手机没注意撞到了别人身上,手机也掉在了地上,"没关系没关系。"对面那人帮他捡起手机,"哎呀,坏了坏了,你手机屏摔碎了,怎么办,要我赔给你吗?""不用不用,我自己撞的。"叶修边说边想拿过手机。"你你你,你是君莫笑吗?"黄少天看到了叶修手机还未退出的微博画面,激动的问道。"嗯……"叶修内心正是"卧槽,居然被人认出来了,暴露了暴露了,他不会拍我照片发微博吧。""哇哇哇,大大大大,我是夜雨声烦呀,咱俩互粉啦,我常发些摄影作品,也常转评你,你有没有印象啊?"“有。”黄少天更兴奋了,"那太好了,你也住这个小区吗?怎么没见过你""是的,我也没见过你。""哦那太可惜啦,没关系,今天就算相识了"黄少天掏出手机,打开微博"你看我把你放了特别关注呢,走结账,结完帐我陪你去修手机。""不……"叶修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哎呀走吧走吧,客气啥你手机屏碎了也有我的责任,刚好附近就有修手机的地儿,我也没事干就当散步吧。"好吧。"叶修腹诽,这小伙长的挺可爱,人看的也不错,摄影也是真好,怎么就话那么多呢,还这么自来熟。"叶修本来没想去换屏,他实在是懒得走,本想直接回家,但架不住黄少天这张嘴就应了。

        再后来吃过几顿饭,就这么慢慢熟悉了,黄少天还是经常出门采风,叶修还是宅在家里写文,只是每次黄少天出门回来都会给叶修带些小玩意儿或是食物,叶修也会在每次黄少天回来后与他吃顿饭,听他讲述他此番外出的经历,他们互设了特别关注也留了手机号,私下常联系。黄少天发现,其实叶修虽然话不多但是怼起人来那叫一个手黑心脏不能小瞧。

        有一天黄少天发消息对叶修说,"老叶,我这次要去广西啦,去拍十万大山,深入十万大山的腹地,时间会久一点,我想多待几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呢?"本来叶修是有点心动的,但一想那翻山越岭的,光坐车想想都能晕死,还是算了吧。"不了吧你去吧好好玩注意安全回来请你吃饭,黄少天订了3天后的机票,飞机倒汽车到了上思,约好的当地导游带他去酒店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出发经了山,真不愧是十万大山啊,黄少天爬上一处断崖调整着镜头角度焦距,在心里感叹道。他刚找到一个满意的效果,就听到身后一阵惊呼,"小心!"他踩的那处下面其实是悬空的,地面没承得住重量,黄少天跟他的相机一起滚下断崖。导游赶紧绕下山崖救人,叫救护车,把人送到最近城市的大医院时,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虽然做了应急处理,但情况很不好,人已经失去意识了。到了医院赶紧送进手术室,肋骨断了两根,胸腔积液必须引流,右手腕骨骨裂,身上还有不少处外伤,这期间,导游翻了黄少天的手机给最近联系人第一个的叶修打了电话,告诉情况并说明联系不到父母,如果方便的话来一趟广西,叶修心头一紧,订了最近一班凌晨的飞机,让他们发了医院的地址就飞奔而去。

        他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快中午,到医院医生说体征稳定住了,就是意识还没清醒,先观察吧。叶修推开病房门,看见了躺在床上的黄少天,右手打着石膏放在外面,左手扎着吊针,肋骨插了引流管引流,引流瓶里有一些粘液等的混合物,脸上脖子上有许多划伤,不知道其他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多少伤口。叶修能想到这些伤口没处理前,黄少天浑身破破烂烂的躺在山坡上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变得破破烂烂了,他坐在黄少天的床前看着他快跟被子差不多的苍白的脸色跟嘴唇心疼的不能自已。晚上叶修也一直没敢睡到三四点时撑不住在黄少天病床边趴着睡了会儿。"咳咳,咳咳。"叶修迷糊间听到了两声咳嗽,睁开眼。"少天你醒了,太好了。""老叶……"黄少天的声音嘶哑得不像话。"你先别说话,我去叫医生。"医生看过后说醒了就好,下周出院回家静养。叶修觉得他自打接到电话那一刻飙升的血压和心跳终于在这一刻平复了下来,他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好像看清了些自己的心思,这个人在他心里原来这样的重要,看到这个人受伤痛苦,自己的心会这样痛,记得以前黄少天经常一脸愤怒的在被他怼的没话说,指着他说,老叶你的心就不会痛的吗,会啊当然会啊,心痛的像刀割,不知从何时起,这人不仅入了眼还入了心,且入心之深,他自己都未能察觉,黄少天,我这是喜欢你啊,叶修这样想到。

        "老叶,你怎么……"叶修回神,"是导游给我打的电话, 说是没联系到父母,让我来一趟,你要不要跟父母打电话说一声。"叶修,边说话边倒了杯水来,插了吸管递到嘴边,"先喝口水""谢谢,不用啦我父母在国外,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啦,这不是有你吗,这两天就辛苦你啦。"黄少天扯出一个微笑。"少天,我……""怎么了"黄少天带着些询问的目光看叶修。"没事儿,你是不是伤口疼,疼就说,别强忍。""有些疼但可以忍,叶修我……""别忍着,我去给你要点止痛药"说着就起身出门,这在黄少天看来像逃离一样,黄少天轻笑。

        等叶修回来,他的心情也平复的差不多了,喂黄少天吃完药他就在床边坐了下来。"老叶,我胳膊上伤口疼,纱布包的太紧啦,你给我松松。"黄少天皱着眉头对叶修说"啊?哪里?"叶修赶紧起身查看,"哪里,这儿还是这儿,哎呀怎么那么这么多伤口,我还是去叫医生吧。"回头撞上黄少天带笑的目光,知道了是在逗自己。叶修舒一口气"别这么玩儿了,我心脏真不行了。""好了好了我错了,叶修坐下不许逃,把你刚想说的话说完,我好像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想听。叶修叹了口气坐下,握住了他没受伤的左手,摩挲了一阵,"少天,我发现我好像是喜欢上你了,对不起,我本来不想说的,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很讨厌,你把我当朋友我却对你存了这种心思。""嗯,我也是。"叶修的眼神暗了下来"对不起""我是说,我也喜欢你!""嗯,嗯?!"叶修一下子站起来,起身太急没注意,不小心碰到了病床,他自己只是碰了一下,黄少天的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怎么样,要不要紧,很疼是不是,我去找医生。"黄少天看他慌乱的样子,抓住他的手,挤出两个字"别走。""那你抓紧了,疼就掐我,别呀自己。"过了快三分钟,黄少天的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这也得益于刚吃的止疼药慢慢起了作用。

       "叶修,你要谋杀亲夫啊。"声音虚弱,但带着轻快的笑意,叶修也放松下来,轻捏了下黄少天的手俯身在黄少天面前"少天,你刚才说了什么?""你再离近点。"叶修继续贴近,"我说我喜欢你叶修。"侧头迅速亲了下叶修,黄少天扯开笑脸"盖个章。"叶修脸红闪开。"呦呵,奇景儿啊,老叶都能脸红。""黄少天,别等你伤好啊。"叶修挑起嘴角对黄少天说。"那我可得赶紧好。"

        一周后出院,叶修担心黄少天的身体就没着急回去,直接在广西租了个现房,修养了一个月,这期间叶修一改死宅特性,洗手做羹汤,几天后觉得这样实在是摧残黄少天,就请了个养护专门来做饭。阿姨人很好,每天变着法儿给黄少天煲汤,叶修愣是跟着吃胖了不少。

        等黄少天情况好些后他们回了家,干脆就一起住在了黄少天家里,方便叶修照顾。

       等黄少天伤全好了后,叶修惊奇的发现黄少天会做饭,而且手艺还很不错。

        再后来黄少天每次出来采风,叶修都会伴在一旁,两个人的旅途比一个人有趣的多。

        夜雨声烦的作品里常会有一个男人的背影或者剪影,君莫笑也时常更新一些游记,他们时常合作共同发布作品,君莫笑的文字配上夜雨声烦的摄影,圈粉无数,名气大增。有很多出版社找他们说要出画集,他们都婉拒了说再等等,大家都疑惑等什么呢,嫌名声还不够吗?

        终于在今年年初两人发行了共同创作的画集《一见钟情》为何是今年呢,两人未点透,只是说,这是一个五年的节点,下一个五年敬请期待。

        是什么五年呢?

        这是叶修开始更文的第五年,刚巧也是黄少天正式发布作品的第五年,更是他们互相关注,步入对方视线的第五年,这些年他们踏遍大江南北,览尽祖国大好河山,他们有过喜悦有过感动有过摩擦也有过危险,但他们都共同走过。下一个五年,他们会走向世界,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踏上独属于他们的脚印,世界这么大,我们一起去看看。

         "嗯,少天,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END

中间病床上那段跳的有点快,以后再慢慢改改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