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 智齿 (中)

#牙医喻×智齿黄

#HE

        喻文州家不大,两居室的房子,却是干净整洁。黄少天在赞了句居家好男人后默默回想自己乱糟糟的狗窝,唉,真是差距啊。“少天,你先坐会儿,我去做饭,你先不要喝水吃东西。”喻文州让黄少天坐在沙发上,“队长,我帮你吧”“不用,我来就好,你休息一下”说着走向厨房。

        晚饭做的很快,喻文州熬了白粥,虽是白粥但也熬的细致,米香浓郁,然后炖了豆腐,清炒芦蒿,端上餐桌。“少天来洗手吃饭吧。”“恩,好。”黄少天坐上餐桌“哇,队长,你真是居家必备良品啊。”喻文州微笑,“少天你小心用另一边咬,不要碰到伤口,这两天吃不了什么了,委屈你喝两天粥。”“没事儿,权当减肥了”喻文州看着他那瘦条儿的身材,突然有些心疼,这些年他自己在外工作也吃了不少苦吧。

        看黄少天侧着头小心的吸溜粥,喻文州有些愣神。“队长,怎么了?”喻文州回神“没事,粥好喝吗?”“恩。”吃过饭喻文州收拾碗筷,“队长,我觉得牙疼,头也有些疼”“没关系,是正常现象。”喻文州冲了杯淡盐水,“你轻轻漱一下口,把给你的药吃了,好好休息一晚,不然你今晚就住我家吧,房间都是收拾好的。”“那怎么好呢,太麻烦你了,我还是回家吧,嘶。”黄少天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别动,让我看看。”黄少天急着说话,一不小心牙齿碰到了伤口,“有些出血,我用棉签给你沾一下,是不是很疼”喻文州动作尽可能的轻柔,满眼的心疼。“唔,还好。”黄少天含糊的回答。“好了,就住我家吧,别推脱了,你这回家折腾一番,肯定更难受了。”“那好吧,麻烦了。”“不用这么客气,我一直一个人,有人能来陪我,我也很开心。”“恩?”喻文州声音很低黄少天没有听清“我说你洗洗早点睡,你住右边这间,洗漱用品卫生间柜子里有新的,拿出来用就好。”“好。”喻文州等黄少天收拾好,自己也洗漱好后,回房间看起了书。

        看似在看书,其实他自己知道他什么都看不进去,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以前的事,大学的一幕幕在脑中闪过,那人的笑闹,那人的话唠,那人的一切一切,想着想着,觉得头疼,便闭了眼,俯在桌子上,少天,我终究不是个能轻易放下的人,我终究没抵得住思念,不管结果如何,让我努力一次吧。

        其实大学的时候,喻文州是喜欢黄少天的,他们因为荣耀相识,常出来见面,黄少天又是这样的活泼性子,就很快熟悉。而且在黄少天开口时,喻文州会很耐心的在一旁听,等黄少天要人接话时也会很准确认真的接下去,这让黄少天愈发的喜欢这个朋友,然后每日都一起。不知从何时起,喻文州发现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好像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了,是喜欢吗,刚开始他自己也不能确定。他们还是跟从前一样以好兄弟相处着,他们一起吃饭,打游戏,去图书馆,连自己割阑尾都是他陪着的。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对他说,他们系有一个叫苏琰的女生长的挺白净可爱的,平时对人挺好,好像喜欢他,喻文州听他说完问他“那少天你呢?你喜欢她吗?”“恩……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她还不错。”“这样啊。”那天他们没有一起吃晚饭,喻文州说他好像中暑了,有些头晕,想先回去休息,黄少天看他脸色确实不太好要拉他去校医室,喻文州坚持回宿舍休息就好,黄少天见说不动他就先送他回宿舍,自己去了餐厅,他简单的吃了点,给喻文州带了粥和包子去校医室买了藿香正气胶囊,就去喻文州宿舍找他。到宿舍,是宋晓开的门“文州说他有些中暑先睡会儿,你要找他玩明天吧。”黄少天晃晃手里的袋子“我给他带了饭跟药,我进去看看。”黄少天进去把东西放在桌上,走近喻文州的床。喻文州脸朝里侧躺着,他用手探了探体温,感觉有点热,就拧了条毛巾放在他额头上,然后走到门口压低声音对宋晓说“你看着点儿,毛巾这样容易掉,等他醒了让他吃点东西然后吃药,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好的。”

        喻文州确实有些中暑,但他并未睡着,他脑子里都是刚刚那些对话,黄少天虽然为人开朗但真的能得他好评的也不多,能这么说,应该也是有些喜欢的,那自己呢,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想,甚至还没敢提出,他虽然一只做事沉着冷静且不失果断勇气,但他很怕说出来会让黄少天失望,会伤害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不敢冒险,一直想等到时机成熟些,可是……他就这样思索着,一直到天明。

        后来几天,喻文州以快期末考试系里任务重为由有意躲着黄少天,黄少天因为也要考试了也没太在意抓紧时间复习。再几天,传出消息,苏琰给黄少天表白,黄少天答应了然后说请客吃饭,喻文州也以导师安排任务走不开推脱了。再后来,黄少天用一些时间来陪女朋友,跟喻文州见面的机会更少了。等到期末考试后,喻文州对大家说他从下学期开始就要去国外读书了,系里派他做交流学习,成绩优秀的话还可以保送国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且学费全免。大家有祝贺有不舍,但一切已成定局,在给喻文州的送别会上,黄少天带着苏琰一起去了,喻文州端了酒走过来“祝你们幸福。”然后一口喝干,“谢谢,你在国外也要多注意,常联系。”黄少天也喝完了自己的酒。喻文州那晚喝了很多,他最后对黄少天说:“少天,再见,我走了。”他走的那天,没有让任何人来送他,然后,再也没有联系。

        在别人眼中喻文州是被学校看中,有了更好的机会出国深造,但在喻文州的心里知道,这是他失败的选择了逃避。逃避,逃避,隔着大半个地球,慢慢的淡忘吧。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