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喻黄】 智齿 (上)

#牙医喻×智齿黄

#HE

       黄少天是蓝雨公司的一名员工。他外表干净帅气,笑容爽朗阳光,特别是一笑还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所以他刚一进公司,就有不少妹子前来搭话,他也很热情的与妹子聊天,恩,聊天……

       聊着聊着,妹子们好像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位开朗热情活泼可爱的黄少好像有点儿恩……话唠?!

       一星期后,众人坚定,这绝对是个话唠!可怜一众妹子在一群冷漠理工男中发现了一个帅气可爱的清流,然后心态从欣喜变成厌烦最后是敬畏,某可爱话唠,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勾搭,算了吧,我怕我那天管不住自己的巴掌。

       突然有一天,公司异常安静,大家都在静静地忙自己的事。直到主管蓝河进来后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黄少天没来吗?”大家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齐齐把目光投向了黄少天的座位。某话不某安静的美男子正左手捂着腮帮子右手用笔在纸上写到“我牙疼,脸肿了,不想说话”旁边的郑轩帮他念了出来。众人内心“啊,这得多疼啊,黄少都不想说话了,黄少好可怜。”“黄少你不会长智齿了吧”蓝河说到“我给你准假,你下午赶紧去看看吧,就咱对面那口腔诊所,那儿还不错。”黄少天轻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下午,黄少天推开了口腔诊所的门,他本人是非常拒绝看牙的,想起那白大褂小电钻心里就发怵,但没办法,实在是说话都影响了。周天口腔,为什么叫周天呢?

        “您好,有什么能够帮您的?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边摘口罩手套边朝这边走来,“喻喻喻喻喻文州,肿么是你?”黄少天惊讶地问道“少天,我大学专业是牙医,你忘了吗?”喻文州微笑着回答,“来,先坐”“不不不,你不是出国了嘛,我以为你不回来了,”黄少天望着他问,“怎么会,这不就在你面前吗”喻文州笑着答道“对了,少天你怎么了,是来看牙的吧。”“嗯,我左边后槽牙这几天特别疼,脸都肿了,已经严重影响我吃饭和说话啦!”“来张开嘴我看看”喻文州左手轻捏黄少天下颌右手举个小手电,小心仔细地检查“嗯,文州的眼睛还是挺好看的不过没我的大,睫毛也挺密,不过没我长你刘海好像有点儿长了,再长长会戳眼睛,皮肤还挺不错……"喻文州看着盯着自己的脸上下扫描不知在想什么的黄少天“咳,应该是智齿发炎了,不过还没长出来,我先带你去拍个片子,黄少天回过神“好”。

       等片子的时候黄少天捂着腮帮小心地问道“队长,你是不是不玩荣耀了,自打你出国,我就再没见你上过线了。”队长,这个称呼喻文州好久没有听到过了,谈们俩大学时都玩荣耀,经常一起组队下副本,挂机,久而久之,就有了固定的队伍,黄少天嘴快手更快,喻文州手速慢,常被黄少天嘲笑手残,但他那颗强大的战术头脑实在是太厉害,黄少天深表折服,所以喻文州就成了这只小队的队长,有一次无意中聊起,突然发现他俩在同一所大学,就约出来见了面,见着见着就熟起来了,整天厮混在一起,后来喻文州出国,就再没有联系了,夜雨声烦跟索克萨尔也就再没同屏出现过了。“嗯,是啊,好久没玩”黄少天不知道的是喻文州曾开着各种马甲跟他一起组过队,甚至是其他不熟悉的职业。“你账号卡还在吗,有时间再一起玩啊,咱俩pk”“好”喻文州点头回答。

       “喻医生,片子好了”一个小姑娘把片子递了过来。

        喻文州看着片子,“嗯……文州……"黄少天正捧着个楚楚可怜的小表情望着他。“怎么?”“能不能只吃点药,不拔牙”黄少天可怜巴巴地问“你这个不是太严重,吃药是可以,不过以后可能还会犯。”“没事没事,队长你最好了,给我开点药好了,要是下次再发炎,我一定来找你拔了”黄少天开心的说。“好吧,我给你开点药,你按时吃,刷牙也不要嫌疼,要仔细清洁,以后吃东西也要注意,多吃蔬果多喝水,小心不要上火。”喻文州仔细叮嘱“嗯嗯,一定,谢谢队长,队长你手机号没换吧。”“嗯? 嗯,没有。”黄少天道别了喻文州后开心地拎着他的药回家了。“少天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喻文州心想。

       自打知道跟喻文州离这么近了之后,黄少天的日常就变成了约队长打荣耀,越队长吃饭,发短信撩队长。喻文州会把他发的每一句话都看过去,其实当喻文州看到占满整屏的对话框时,心里还是有丝丝暖意的。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黄少天好了伤疤忘了疼,再加上最近工作繁忙,天干物燥,他总是泡面零食对付正餐,非常荣幸的上火了,连带着他的智齿也发炎了。当他再次捧着个可怜兮兮的小表情叫队长时,喻文州对他温柔一笑“少天^_^”“别这样,队长我拔就是了”“好^_^”“那队长你轻点啊,我怕疼”“嗯”。

       等这次消肿后,喻文州亲自动手,打麻药,拔牙,缝合,取出药棉让他咬好,又给他取了些消炎止痛的药。黄少天这会儿没法说话,“少天,我跟你说话,你用手机打字回答我好吧”黄少天点头。“你这两天是不是特别忙啊”“是啊是啊,就是太忙才顾不上吃饭,成天泡面对付”黄少天字打得飞快,“那你怎么办,你的伤口比较大吃饭要小心,而且绝对是不能只吃泡面的”黄少天思考了一下打到“那……我每天外卖稀饭好了”“这样吧,要不你来我家吃饭了,我家挺近的,而且我每天一个人在家也要给自己做饭,我吃的也挺清淡,你来正合适。”“啊,那太好了,谢谢队长,那我以后每天去你家蹭饭了。”黄少天开心地彪着手速“那少天你等我会儿,马上下班了,我收拾一下,今天下午带你回家认个门。”黄少天点头。

       出了门,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少天,路很近,我们走回去”“嗯,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黄少天掏出手机摁到,“不久,两个月前,我也是今年才回的国,刚好家附近有合适的房子就租来开了诊所。”“哦,那为什么叫周天呢?”“在国外时,每周天导师都会带着我们去为穷人或是流浪汉免费看牙,回来后,觉得这点很不错,就叫了周天,每周天免费为人看牙。”喻文州认真地回答。“哇,队长,你好棒棒。”就这样,一个温柔的说着话,一个开心地打着字,打字的也不担心会摔倒或者撞到,因为说话的人总会提前提醒他小心注意。他们就这样踏着慢慢西沉的太阳透过树叶洒下的斑驳,向家的方向走去。

   

   喻队把黄少拐回家啦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