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珪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反设定】 (四) 日夜颠倒张新杰

  #韩张#

        夜晚九点,Q市的天基本黑透了。

        霸图训练室里,传来一阵阵键盘敲击的声音,这一天的日常练习都已结束,现在大家或是自己做一些针对性的加练,或是开马甲进网游里放松,或是用电脑做些其他娱乐。张新杰正站在韩文清身后,看他正拿着一叠打印纸对着录像分析数据,唉,原来这些都是自己在做,张新杰心想。

        过了有半个小时,训练室的门被推开,是张佳乐和宋奇英“我们买了吃的,有没有人要吃宵夜啊?”张佳乐晃了晃手里的袋子,“有有有”一些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张佳乐让宋奇英给他们分吃的,自己端了杯饮品走向韩文清“老韩,喝点饮料歇会儿”韩文清结果饮料喝了口“谢谢,恩?这是什么?”“抹茶薄荷,还不错吧,看你这分析挺累的,给你买个让你脑子清醒清醒,玩儿战术太累,有时候真是很佩服张新杰啊。”“恩”韩文清低低应了一声。“哎呦张佳乐,没想到啊,你怎么不当我面说呢。”张新杰有些开心的想。

        十点过后,队员陆续离开了训练室,“老韩,先走了,早点休息啊”张佳乐边走边说。“好”韩文清头也不回的回答,“唉”张佳乐轻叹了口气,出门。

        十一点,韩文清看完最后一页资料,长舒一口气,收拾了东西,离开训练室,关好门。

        他一个人走在楼道里,不知不觉走到了张新杰的门口,他轻抚了一下张新杰的门牌,轻声道“新杰,晚安”然后回到房间,张新杰一直跟在他身后,自打他走了以后,韩文清每晚都会到自己房间前道晚安。

        十一点半,韩文清收拾好,上床睡觉,张新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他睡着,道“韩文清,晚安”然后离开。他一个人游荡在霸图空旷的楼道里,看着他以前最熟悉的地方,就这样游荡着,也不知时间过了多少。

        清晨五点,张新杰回到训练室魂魄化作一缕烟,重新没入那个小盒子里。

        这是张新杰死的第二年,他的骨灰被分了一部分和他的照片一起放在霸图的训练室里,他和其他鬼魂一样,天黑后可以出来游荡,他就这样,每天看一会儿训练,然后看韩文清给自己道晚安,再陪韩文清睡着,再去四处游荡,然后回到自己的小骨灰盒里,沉睡一整个白天,不愿离开。

                                     

张新杰会举起他的十字架永远守护着霸图

评论

热度(16)